寒风依旧

2018-10-26

  总会带着些苍凉,在悄然无声中来临,足迹布满这片天地,四周飘扬着如鹅绒般的雪花,白得纯洁,枯树在寒风中摇动着。那唯一的一片枯黄的树叶摇曳着,似乎不愿离开枯树,独自苦苦挣扎着。

  河水早已冰封,看不见鱼儿欢快的游动,也看不见水波漾起圈圈的澜漪,只能看见那厚重的冰层,单调而又清冷。往日茂盛的野草再也不见了踪影,苍凉的让人心头难受。沉睡了,沉睡了这万物,一切都变得沉静了。

  冷冽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和着昏暗的灯光,依稀能看见老渔夫的脸上带着岁月的沧桑,眼睛已深深陷入眼眶里,闪烁着浑浊的光芒。嘴唇干裂得冒出了血丝,一颗黑色的主席痣上长着几根白色的胡丝,在寒风中微微飘动着。

  老人紧了紧身上破旧的棉衣,拿起一根烟斗,用火点着后,“叭叭”地抽着,吐出一团烟雾。苍老的手指上的指甲,泛起浅浅的黄色。他缓缓的叹了口气,那是对人生的无奈。

  岸边的树林前,一栋美丽的楼房立在那里,那是老渔夫儿子的家。隐约还能听到一阵阵欢声笑语,却是无人问津这破败屋子里的老人,任他自生自灭。风,愈发得寒了。

  烟斗不知何时已熄了,老渔夫却似不知一般,仍旧一口一口地抽着。慢慢地转过头,看向那空空如也的渔娄。又止不住地叹了口气,眼里的忧愁如化不开的冰般浓厚。已经是腊月里了,河水冻得厉害,也抓不到鱼儿来充饥了。四周一片死寂般的静,静到只能听到老渔夫一口一口抽烟的细声。忽的,一阵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打破了这方寂静的天地。

  老渔夫抬手用袖子抹了抹嘴,看到袖子上咳出的血迹。苦笑了一声,颤颤微微地拄着木棍走进了里屋。我忽然感到一种从心底漫延着的悲哀,同为子女,却把父母扔在一旁而不管不顾,只图自己的安康享乐,是忘了良心在哪么?还是其他?

  屋外,寒风依旧,吹冷了的不知是谁的心。

  安徽滁州明光市津里中学初三:李祖瑞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jishizuowen/1018587.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