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

2018-01-04

  我对妈妈说:“我想飞。”

  妈妈侧过身来,“小毛孩子,翅膀还没硬呢,怎么飞?”说完,妈妈又扭回去,用屁股对着我,乒乒乓乓的做饭去了。

  “那我去借一双硬了的翅膀。”

  妈妈没反应。

  “我去借翅膀!”我喊出来了。

  妈妈还是没反应。

  我真的去借翅膀了,临走时还不忘狠狠地摔了一下门。这回,我就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反应了。

  我走到后院,打开笼子,捧出一只咕咕直叫的鸽子,搂在怀里说:“鸽子呀,把你的翅膀借给我吧,好吗?”鸽子眨了眨蒙在眼上的半透明膜,“好吧,不过只一天。”一天也行哪!我异常兴奋地套上鸽子的翅膀。终于能飞了,我要飞给妈妈看,哼!

  我半蹲,迅速起身,弹出,不要命地助跑一段,感觉时机成熟,好,起飞!广阔的天啊,我来了,我马上就要想鱼儿一样畅游在你的怀抱了。呵呵。乒!我连蓝天的脚后跟还没吻到,就拍地上了,像母亲手中的饼子,啪的一下,你的四肢就均匀地贴到平平的黑锅上,脸都被拍得和锅底一样平整。

  走一步,栽一脚的鸽子,跋涉到我脑袋旁,用她那灰溜溜的脑袋拱拱我耳朵,“孩子,你没事吧?”我本来应该没什么事,只是摔了一下,可是一听这话,不知为什么泪哗哗的,“没啥,真没啥,只是翅膀太小了,载不动我,真的。”我卸下翅膀,给光秃秃的鸽子插正,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我走向了飞机场。可是飞机大哥们都在跑道上整装待发,谁肯借我呀?幸好一位好心的大哥向一间破败的仓库给我指去。我奔进去一看,妈呀!这堆玩意也能叫飞机?不过我最终还是扒拉到一只由铁锈构成的翅膀状的东西不过我没足够大的劲把它拽出来,就更别说背上了。红红的天际下,我夹着短小得像梦想一样的尾巴走了。

  我快到家门口了。母亲远远地看见我,跑上来,一边拍我身上的土,一边爱怜地责备到:“你这孩子,又跑哪瞎折腾去了,瞧这身上脏的!”

  “妈,我的翅膀,什么时候才能飞?”我执拗地往后一退,从妈妈的手下挣出去。

  “长大了就能了。”妈妈的大手一把就把我拽回,继续拍我身上的土。

  我的土就着泪,在妈妈翻飞的手掌间,纷纷落下。

文章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xiangxiangzuowen/1028062.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