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向我们开玩笑的时候

2018-01-06

  我生病了。

  这事的发生好象有点不合时宜,理由是我正处于紧张的高三。我坐在长廊的椅子上挂点滴,看着药水一滴一滴地流入我的身体,想着时间就是这样一分一秒流逝的。而高考迫在眉睫,于是感觉自己就像未上战场却已负伤的士兵,有种被压抑的紧张。我用手拍了拍处于混沌状态的大脑,竟然联想起了盘古劈开了混沌的天地,心想坏了,怎么越有病,想象力越丰富呢?不会是回光返照吧?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是,我只是喜欢胡思乱想,尤其是在心理和生理都处于低潮的时候。我想,生病只是生活向我开的一次玩笑而已。

  窗外的杨树已披上了绿叶。微风吹过,发出“哗哗”的响声,矫情点说,有种音乐美。当我瞅着窗外的杨树发呆的时候,母亲说话了:“别想太多,医生说没事,病很快就会好的。”我抬起头,望着母亲用愁容做得一个笑脸,轻轻地应了一声:“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得了重感冒,外加发烧、头晕和流鼻涕。当医生得知我是高三的学生时,一个劲地嘱咐母亲要好好照顾我,说生病会影响学习的。我听着,心里有些难过,因为我并不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学生。母亲接着又说了一番关心安慰我的话,大意是赞扬我学习用功直至病倒,所以准备为我买“脑轻松”补脑。听到这里,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有些反感,只是又夹杂着些许惭愧。我想表达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然后,母亲说出去为我买午餐就离开了。

  我望着母亲的背影,忽然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生向我走来。她打扮得挺阳光,只是面容憔悴,眼神疲惫,而且步覆有些蹒跚。她身边有个护士,手里拿着点滴。当她坐下后,护士很专业地为她扎好针,只说了一句“不要乱动啊,想上厕所时就叫护士”就走了。我感到奇怪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始终是面无表情的,虽有生病时的柔弱,却无治病时的怯懦。我股起勇气向她问了声好。她向我笑了一下,却没多说话。我又试探性地与她闲聊了几句,原来她今年上初三,叫叶琳,很好听的名字。当我问她为什么一个人来看病时,她却沉默了,接着把脸转向了窗外。从她忧郁的眼神里,我隐约感到她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孩。“因为……我没有妈妈。”我突然有种犯罪的感觉,心被重重敲了一下,忙说:“对不起。”她真诚地向我笑了一下,说:“没关系,事实就是如此。”“看得出你很坚强。”“我想是的。自从我妈妈出事以后,我就感觉自己长大了,变成熟了,其实那时我只有十岁。妈妈出的是车祸,现在我每次过马路,都会想起妈妈的脸庞。但我已不再难过,而是感到温暖,因为我感到妈妈在向我微笑着说,你要好好地生活。”说到这里,她眼里闪出了泪光。我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却感到此时的语言是那么苍白。她接着说:“后来,爸爸为我找了个后妈。可我不喜欢那个新家,因为感觉陌生,没有安全感。我央求爸爸在学校为我办寄宿,最初他不同意,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当我以死相逼的时候,他还是妥协了。”“那你真的想过死吗?”

  “想过的,在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只是那时把死理解为长眠,现在理解为一种解脱。妈妈走了也好,以前他们总是吵架,我夹在中间无所适从。”我没再说话,因为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软弱――竟然没一个比我小的女生坚强。其实,她的遭遇已远远大于生活向她开玩笑的定义。而我呢?也许在她眼里,我是生活在天堂的,有父母的疼爱,有兄长的关怀。而我感觉自己是一个从天堂飞到人间的堕落天使。我没告诉她,更没敢告诉父母,其实我的重感冒不是学习学的,而是在外住宿时经常去网吧包夜染上的风寒。身处高三的我,在所谓的“地狱”生活里,没有选择勇敢地面对,却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放弃,选择了堕落。难道这也是生活向我开的玩笑吗?我有一种用刀在割自己心的感觉,只是现在一直下落的心灵被慢慢得到了提升。生病感冒了好治,那么当精神“生病”了呢?是谁说过:“如果不能改变世界,就请改变自己。”也许,在生活向我们开玩笑的时候,我们应该勇敢地向它微笑。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xiangxiangzuowen/1028098.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