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

2019-04-18

  作文题目: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

  晏几道曾唏嘘: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我想,他一定在心中还埋了潜台词:可为何要等到明月不在才知道追忆呢?不过是尴尬的徒然无力。

  现在从心中捧出这一句,情感丰富得能掐出水来。原因,不过一把花扇。

  扇子已经在家放置了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想起来用。等到我一时兴起拿在手中把玩时,发现扇子并不像我记忆中那般精致完美。线条有些单调的花朵颜色过于浓艳,淡青色的低调上,花纹零乱,还点了许多俗气的金星。才用了没几天,扇骨就与扇面脱离了。

  可我明明记得,儿时我买回它时,高兴了好几个星期,甚至舍不得用,把它收起来。这一“收”,却收去了我儿时光阴那份因一把廉价的扇子就能乐翻天的纯真。我有点失落的发现,好像我已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开心起来的小丫头了。

  不是吗?

  一把花扇曾能令我眉开眼笑,一颗玻璃珠曾能让我爱不释手,一首曲子能让我轻松一整天,一次求签曾能让我相信我能跨越千山万水……而我,曾把它们视作当时明月,普照我按“小时候”如同彩云漫天的欢乐。可总要长大,长大中伴着干涩的眼圈与悸痛,揉揉眼睛一闭一睁算一天,像蝉脱壳时的麻木茫然。只是本能地知道要脱壳,但也只知道这个。

  我看着被仍在天空一角的月亮,我看着窗外湮灭在灰色大地上的雨丝,我看着台上枯萎颓然的一团的风信子,我看着此起彼伏终或薄凉的烟花……觉得烦恼那么多,值得开心的事凤毛麟角,我像一只完成了诸多蜕壳中的一次的蝉,回头看看,那只蝉蜕分明是我曾经的模样,带着飞扬的笑意与天真。只是,那只蝉蜕,现已成伶仃的空落落。我把它留在了再也回不去的那株树上,等我发现那蝉蜕是我曾经的可贵时,我已无法再把身体溶入那壳中。因为身体长大了。

  我不再会买花扇,收藏玻璃珠,听活泼的音乐,信被视为迷信的签……我对周围的世界架起了望远镜想看得更广,却忽略了眼前的细小美好。我再想蹲下身去寻找它们时,它们已消失,我这才知道,那种因一把花扇就能开心不已的纯真,是上天赋予人最大的才能。可岁月,将其闪光的棱角磨平殆尽了,正如亦拆散了扇面与扇骨。而我除了感叹:可贵啊可贵,还能干什么呢?

  别人是否亦是如此?我在人海中浅浅一瞥,曾为我买牛肉炒饭的热血少年,在口袋里揣的是零钱。如今,规规矩矩的衬衫口袋里放一盒突兀的烟。“……像数学公式一样……”他评价生活。而我知道我们都已不是吃一顿牛肉炒饭心情就会变好的孩子。

  低垂的月光照亮我隐藏在枝桠间的蝉蜕,那一瞬间它流光如洗,只是,我再也回不去,正如,彩云不归。而这顿悟皆在失去之后。

  当时明月,诚可贵,今昔明月,叹我迟悟。 

 来源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chuzhongzuowen/czenj/1668613.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