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机器不可能划上等号作文1000字

2020-07-07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很多人担心人工智能会让计算机像人类一样思考,甚至有一天会取代人类,但你是否想过,人类会不会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呢?苹果公司总裁库克便有这样的隐忧,他说:“我不担心人工智能会让计算机像人类一样思考,我更担心人类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失去了价值观和同情心,罔顾后果。”

  这样的担忧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在工业化和市场经济浪潮的席卷之下,功利主义盛行,工具理性泛滥,人们对金钱和物质的过度追求,使得一些人被物化,沦为物质的奴隶。在功利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人们以金钱和物质为最终目的,为达成目的,罔顾与目的有关的一切情感与价值,罔顾后果,从而失去了价值观和同情心,把人当成手段加以利用,在追逐名利的过程中,使人性蒙上了灰。地沟油、童工、以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等都是典型的事例。

  但我们也可以避免这类现象的发生,坚守人的内在价值。孟子主张性善论,他认为,人的本性是可以形成善良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一些人没有形成善良的原因,就在于“求则得之,舍则失之”,他们长期不追求自己本性的善良,便渐渐地把本性掩埋起来,而表现出了恶。但同时追求善又是很容易的,求则得之,因此同情心等人类本身具有的情感,既是本性,只要人们发挥主观能动性去追求,去坚守,并且遵守康德所说的:“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就能拥有。当人们都充分发挥了人性中的善以后,社会就会形成一种风气,恶的人便会“近朱者赤“,受到环境风气的影响,发挥人性中的善,渐渐地也会萌发同情心。

  在价值多元的时代,坚守正确的价值观尤为重要。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使得各类信息层出不穷,各种价值观交互碰撞,如若不能辩别和判断,就会导致价值观的缺失和错误价值观的渗透。对此我们要培养批判性思维,对各种价值观进行质疑,并在矛盾冲突中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我们还需独立思考的能力,不盲目,不从众,不做尼采所谓的“骆驼”,接受一切外在加诸于自身的价值观;不做马尔库塞所谓的“单向度的人”,对社会没有任何批判,对自身没有任何追求;不做汉娜·阿伦特所谓的“平庸之恶”,勒庞所谓的“乌合之众”,丧失了自己的价值观,与社会同流合污;更不能做第欧根尼所谓的“犬儒主义”,拥有正确的价值观而不付诸实践,是“永远也叫不醒的人”。面对各种价值,应采用尼采所谓的“重估一切价值”,对一切价值保有怀疑批判的态度,重估价值,从而使价值观更为坚定。如此便不会丧失价值观。

  由此进一步思考,我认为,防止人类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失去价值观和同情心的关键在于对自己人生意义的坚守和对社会的责任感。很多人之所以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失去价值观,是因为对自己人生的意义尚未明确,只有明确了自己要什么,人生应当怎么过,自己应当做一个怎样的人,才能逐步建立自己的价值观,才能真正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价值。苏格拉底说过:“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在省察人生的过程中,便在建立价值观。有了对人生意义的坚守,便不会丧失价值观。

  没有同情心,既是对自身道德建设的忽视,也是对社会的缺乏责任。罗素在《我为什么活着》一文中说过:“三种纯洁而又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人生,那就是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和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这种“对人类苦难痛彻心扉的怜悯”,便是同情心的表现,是人类纯洁而又无比强烈的激情。而这种激情既来源于人的本性,也来源于社会责任感。拥有了社会责任感,便会同情弱势群体,并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相反,一个只关心自己的人,看到的都是与己相关的,自然不会看到别人的苦难并产生恻隐之心。拥有社会责任感是从冯友兰先生所谓的“功利境界”上升到“道德境界”的必要条件。

  拥有对自己人生意义的坚守和对社会责任感的人,才会从“修身””齐家”一步步走到“治国”“平天下”,这样的人才是活生生的人,是有感情,有思想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机器。

  机器和人永远不可能划上等号,只要人类依然坚守自身的价值,对人生有所思考有所省察,对社会有责任感,便不会像计算机一样思考,失去价值观和同情心,罔顾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