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

2019-03-14

  落日,是边塞特有的夕阳,在我的心目中,夕阳含情脉脉,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子。

  小时候,听到骑士与公主的故事,总会幻想英国湖与树与山的幽境。挺拔的高山,密密的树丛,神的一滴的水聚成湖泊。坐在湖边的公主看见山顶上,树尖上氤氲着一股紫红的烟雾,填满了整个天空。仰望夕阳,会有一般柔软的东西在心中漫漶。颤动幻化成音符,越伏成漫山遍野的幻想曲。弥漫色彩笼罩着,恍若一幅水彩画,那沉眠于宣纸边缘的朦胧会突然复活,活跃成千秋激昂的景色。夕阳以赤诚的姿态,沿着羽翼般的态势,以一种掩不住的魅力吸引我的目光,让我久久地注视着,注视着。

  许是秋天吧,桠槎像干枯的手臂向夕阳申诉,一个死去了一千多年也活了一千多年的诗人唱出“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诗。仿佛夕阳去了,生命已到了一个飘飞的季节。游子漂泊于外乡,在寂寞中孤独,在夕阳下彻底地悲怆。思乡之情铸成千千亿亿的望乡石,散坐在峰头遥望。夕阳如蚕,噬啮着他们的心,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美的从来都是悲的”。的确,没有悲伤,哪来的夕阳如杜鹃啼血唱出绝美的曲。

  夕阳是天空的精魂,也许谓之“阴魂不散”更为妥当。它离去好久好久了,天空还是红彤彤的。当它终于徐徐地转到地球的另一面,天空倏然间恢复了平庸的色彩。在我的心头,那血红的一幕早已定格成我眼中绝版的温柔。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erriji/1513483.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