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2019-02-21

  仓央嘉措曾问佛,为什么下雪总在夜里。佛答,因为美好的东西总在不经意间流走。诚然,比‘‘命中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更让人深觉遗憾的的莫过于这一句’’美好的东西在不经意间流走’’。有时候,我们不怕失去,我们怕的只是来不及做好失去的准备。而真实人生里,措手不及总是演绎得淋漓尽致。

  【悲情时代】里,宽美讲‘‘明治时代,一个女孩跳瀑布自杀,她不是厌世,也不是失志,而是面对这么灿烂的青春,怕它一旦消失不知道如何是好,不如像樱花一样,在生命最美的时候,随风离枝。。。’’女孩的遗书成了全日本青年的励志书,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新革命开始了。人生的春天和自然的春天比照相映,华美又短暂。十几岁的时候会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衰老,可如果真的到了临暮之际,也许会体会到随遇而安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明白‘‘不知老之将至’’大抵是人生最好的境界。那个选择用极端方式结束生命的女孩想必是无法承受失去的重量,要不然完全可以摆脱悲剧美的人生。【马太福音】中有一段话让人久久不能忘怀,‘‘若你的右眼使你痛苦,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也不叫全身呆在地狱里。’’如果我们有这样抛却一切的勇气,何来所谓的‘‘失去’’。更无需去做失去的准备。所以那个女孩完全可以明白,青春,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漫长许多。

  有这样一位年轻父亲,在接受肝癌晚期的残酷事实后,毅然决定前往五台山给未出世的孩子祈福,一步一叩首,同行者无不为之恸哭。他说自己无法给孩子留下些什么,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让孩子的一生能得到上天些许的眷顾。生死从来都是一个宏大的命题,有时总是让人不小心打乱阵脚。但我始终坚信,生命总会找到可以一苇以航的出路,所有的苦,以爱之名,总会长出一点甜。曾经参加过一位百岁老人的葬礼,在所有悲痛老人离世的挽联中,有这样一幅挽联至今还存留在我的脑海里,‘‘生已百岁,死亦何哀’’。这样面对生命逝去的淡然洒脱无疑让人心生敬佩。人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纵然我们没有像苏轼一样在‘‘一蓑烟雨任平生中’’乐得逍遥自在,像纳兰一样在‘‘当时只道是寻常中’’赢得超然洒脱,还有像蒋捷一样在‘‘悲欢离合总无情’’中觅得淡然忘我。但我们依旧可以为真真实实存在过而感到幸福。因为存在的不仅是合理的,更是值得的。

  仓央嘉措还问过佛,什么是缘分。佛答,缘分是冰,我将冰拥入怀中,冰化了,缘分也就没有了。我们在感恩一段段缘分的同时,不妨做一个红尘里的看客,缘来缘去,敬请随意。因为,在得失的历程中,你终会明白,‘‘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ersuibi/1876606.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