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作文

2019-02-23

  小时候,妈妈做得最多的事是打我和骂我,爸爸总是在外面。那时候爸爸惹上了赌瘾,爸妈天天吵架,老爸不愿回家,最快一次回来不到半小时就吵架走了。

  而我做得最多的是沉默不说话。

  妈妈却说我那时候总是在哭,现在长大了不会哭了。我依旧不说话,暗想,麻木就是长大了么?对于童年,我脑海中只有这些景象,仿佛那些和小伙伴们一起冒险的美好回忆,都被骂声吓跑,被棍棒打碎。

  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悲惨!

  正想着,一阵骚动自桌面传来。是老妈。昨晚老妈打电话来问我冷不冷,要不要拿棉被来给我。最近天气转冷,夜晚睡觉我都会冷醒好几遍。我说不用了。但今天老妈还是把棉被送来了,我挂了电话向门卫室走去。一路上寒风凛冽,短短的几十米路程,却好像走了半个世纪。老妈已经回去了,我拿过棉被才想起,家里离学校有十公里远。老妈是骑摩托车来的。晚上我给老妈打了电话,说,你怎么这么烦,都说不要拿来了……心里却无比温暖。这一晚睡得很安恬。

  醒来又是一个周五,人逢周五精神爽,这一天时间过得特别快。放学走出校门,老妈已经在等我了。我跨上摩托车后座,拉紧了校服的拉链,路上冷风四袭,寒冷直入骨髓,肌肉却先颤抖了起来。单薄的校服根本抵御不了这肆虐。模糊的倒后镜掠过一幕幕田园风景,妈妈的脸也倒映在上面,妈妈的眼睛被北风吹得通红,干裂的脸颊和嘴唇突然老了许多。才发现,妈妈是穿着一件短袖衫来的,我心一震,问:“妈,你不冷么?我把外套给你穿吧。”“不用,要穿我早就穿来了,刚干活回来,还热着呢。”妈妈的护袖上还沾着几点干了的泥巴。

  怎么可能不冷呢!争执到最后,校服还是套在我身上。

  爸爸也回家了。“爸。”我淡淡的喊了一声,爸爸显得很喜悦,对我一阵嘘寒问暖。

  傍晚我和爸妈一起把爸爸带回来的石板抬到仓库里。有些大的石板三个人抬都觉得很重,爸爸却总说不用我帮忙。我说,妈,你走开,我和爸抬。搬了一半之后,爸爸说休息一下,妈妈说让她来,爸爸忙说不用,就又站起来了。爸爸的脸憋的很红,额头上如柱的汗水被突起的青筋阻断,不用听,看他那上下翻动的喉咙和猛烈起伏的胸口就知道他喘得多大声。爸爸的头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几拽白发。爸爸说,在外面这些石板都是他一个人抬上车的。忽然我一阵心酸,爸爸已经不年轻了呀!

  也许我童年的快乐比任何人都短,但如今幸福已悄然降至。我只想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