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我

2019-03-23

  月亮似的圆脸,被太阳晒得黝黑,一张大嘴,却常常紧闭着,嘴角总是挂着微笑。他就是我童年的伙伴——章雨。他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章鱼”。

  章鱼的性格和他的相貌完全吻合——顽皮可爱。在院子里,我们最爱玩的游戏非捉鸡莫属。我们摆好架势,会意地点了点头,“呼”地向优哉游哉散步的鸡们扑去。受惊的鸡东躲西藏,拍打着翅膀飞来飞去。人毕竟跑不过鸡,望着得意洋洋的臭鸡,章鱼灵机一动,对着我耳朵嘀咕一阵,我点点头,各自虎势儿一站,“吼”来了个双面夹“鸡”。一只鸡躲闪不及,被我们俩罩住了——代价是两人头上各撞起一个大红包。章鱼望望胯下瑟瑟发抖的“俘虏”鸡,又望望我,摸摸头上的包,调侃着说:“呵呵,这还没过年呢,鸡就给咱俩发了个大红包,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它了。”说完,两人一起大笑起来。“干什么!?”妈妈的话语犹如炸雷在耳畔响起,我和章鱼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捉蝴蝶吧!”章鱼说。“没问题!”我打头炮,蹑手蹑脚地向一只白蝴蝶走去,两手一拢,成功猎获!我满心欢愉。章鱼称赞:“干得好!”

  “看我逮那只。”章鱼对正在挑逗白蝴蝶的我说。“你,能行吗?”我漫不经心,连头也不抬,可眼睛的余光却瞄着他。只见他拿着网兜,施展绝招——无声微步向目标走去,悄悄抬起网,向下猛一罩。“耶!”章鱼欢呼起来。我一瞧,哇!好漂亮的“凤尾蝶”!我顿时觉得自己的白蝴蝶是多么丑陋可怜,微不足道。我嫉妒得咬牙切齿,又不好意思开口要,于是便起了私心。

  中午,章鱼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悄悄走进他的房间,捧起章鱼装蝴蝶的玻璃罐,高兴地想:这归我了。不料,由于我手紧张得发抖,罐子滑落了下来。“砰!”一声清脆的玻璃打碎的声音。章鱼惊醒了,从床上直起腰来。我惊恐得难以自持,语无伦次地说:“我……我不小心碰的。”章鱼什么都明白了,他捡起地上还在扑腾的凤蝶,大方地对我说:“你喜欢,送你吧,何必这样呢?”我尴尬万分,在他宽大的心胸下,大他一岁的我显得如此渺小。我不知怎么才好,只是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童年,渐渐远去了。我已经来到城里读书,而他也辗转到了外地上学。只是我永远忘不了他,忘不了他陪我走过的那段童年岁月。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sanxierenzuowen/1954571.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