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

2019-03-25

  唯有个性使然,疏忽间想起这样的话,进而又想起毛泽东,这个建立了千秋伟业的伟人。据说当党内人员都已经改口称毛泽东为毛主席时,只有大大咧咧的彭德怀还不改口,仍叫他“老毛”,“老毛”这个称呼我觉得颇亲切,所以请恕我没大没小,也称他为老毛吧。

  听老毛身边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老毛,觉得他口中的老毛煞是可爱,竟又令我连锁反应的想起来金庸笔下的老顽童,老毛又何尝不是个老顽童呢。听说老毛爱雪,甚巧,我这小辈也是爱雪爱到极致。但我对江南的雪有些偏见,总觉得江南的冬天不比北方,江南的雪落在地上,就是薄薄的一层冰渣子,看着像街上孱弱的小要饭的,北方的雪则不然,轰轰烈烈,下到尽兴时,雪深得定要没过你脚踝,一脚踩下去咯吱咯吱作响,可爱极了。但是,我们这种爱雪的浪漫主义者,才不忍心踩雪,有一天老毛处理完一些文件后从院子里走出,看见外面已下起了漫天大雪,但是院子里的雪却只有薄薄一层,他就问旁边的卫士“这雪,你们扫过了?”卫士有点无奈的说“扫过了,今天都扫了三遍了,但是雪一直下……”老毛立马就说“不要扫喽,不要扫喽,这就好像人家的伤口才刚好上,你又揭人家的伤口,好了又揭,好了又揭,那是干什么喽,以后听我的,不要扫喽。”随即老毛小心翼翼地走出院子,到门前的大道上蹲下来玩弄雪,他分明就是个好奇心极重的孩子嘛,过了一阵子,他终于站起,转过头看着来时的脚印犹豫了一下,遂沿着原来的脚印一步一步又走了回去,生怕又“揭了人家的伤口”。

  无独有偶,我小的时候也这么干过,大了以后就没有这么有童趣了,我一直以为我的童趣已经被我遗留在童年了,但老毛却不然,他心底有一股浪漫,他舍不得,他曾经说过“不能自己当自己的傀儡哟。”是的,他从来不拘束自己的个性,在我心里,他不仅仅是中国人民的毛主席,更是一个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再递进一步,我觉得他是可爱的毛爷爷,是我这口无遮拦的少年心中的“老毛”。

  老毛年轻时是有头发的,虽然不及周总理那般帅气,但是挺耐看的,我对他的最大印象就是可爱,我不知道这样讲一个领导人是不是合适,但是我就是觉得他很可爱。他拥有一个智慧的头颅,许多人说,他的头发是因为用脑过度才掉光的,为此我觉得很心疼,据说老毛都不按照自然规律来睡觉,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十次发火里面有九次是因为好不容易睡下后又被人家桄榔桄榔的声音给吵醒。发火也是人之常情,谁没点儿脾气啊,要是别人吵我,我也生气,老毛倒是很有意思,他生气的时候一口湖南口音会更加浓重,他会像个孩子一样对吵他的人吼“我要罚你站!”吼是吼了,但是事后他必向来人道歉,说明自己的情况——是我的不对,但是你想想要是你四天四夜不睡觉,刚一躺下别人就不让你睡,你火不火嘛。老毛生性天真烂漫,带着一股帝王之风,所以在大事上还是很清醒的,不会感性处事,对人公私分明,党内人员不会轻易结交,这虽然看起来有些违背他好交友的天性,但也是无奈之举,就像他虽然与周总理共事几十年,但私底下不会忆及他一样。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老毛也挺可怜的,他不属于他自己,也不属于那小小家庭,他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为了他的安全,他是被限制自由的,到了晚年,更是被限制乘飞机。毕竟是“寡不敌众”,在安全问题上,他闹脾气也没有用。他没日没夜的为人民操劳,真的,有时候我真想疾呼一声“毛主席万岁”,尽管我讨厌“万岁”这个词眼。他不属于自己:他想去游个泳,到馆子里吃个饭这些小事都要大费周章争取到别人的同意,他没有个人的自由。他不属于家庭:儿子二十七八了,想要结婚,但是媳妇没到准婚年龄,他就是不许,儿子开始哭闹说“别人家的没到年龄结婚的也很多,为什么我不行”,老毛马上就吼他了“谁让你是毛泽东的儿子”,还有他的女儿李讷,卫士给她送点儿饼干都被说成特殊化,被严禁送任何东西,事后他独自喃喃“谁让她是毛泽东的女儿啊。”至于他属于国家,就无需多言了,人民都看在眼里。

  老毛很较真,很好强,如果有了对立面,他一定是要赢的,这不,有一次他去游泳,一个浪子打过来,盖住了老毛,接着又把他掀到了滩上,他一阵气儿就上来了,大吼“还真是个对手咧”,然后就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土,又像海里冲去,一连被掀了几次,最后不知道是怎么的,他是以怎样的规则规定输赢,当他觉得是自己胜利了的时候,就兴高采烈的穿衣服回了家。王者,大抵就是要有这样的气魄吧,想到这儿,我不禁有点肃然起敬了,也想起一句话“湖南娃子吃得苦”,是啊,湖南出了个毛泽东,真是那句话的写照了。

  历史不可改写,但未来可育啊,老毛也走了许多年,他和历代的君王一样,俱往矣。想起他的肖像,心中不免怅然。但人总要向前看,最后借他的诗词以勉励自己——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来源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gaosanxierenzuowen/1954582.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