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

2018-03-03

  一朵含苞的花蕾迟迟不肯绽放,多情的风儿向他拂来问为何不让自己绽放在这美丽的春天。他说他在等待,他说他要拥有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绽放叫“永恒”。他说他要让这瞬间的美丽永不凋零。时间匆匆而逝,花儿仍旧义无返顾的坚持着。那一夜那个季节,冬季的寒潮将他永远的禁锢。画面定格的一刹那,绽放化做一个虚无的梦,花开只存在于梦中。

  ——《梦里花开》

  我迟迟不肯离开,是因为我还在留恋过去。一些旧日的美好片段在我的脑海里不停摇荡着。我想让这美好的记忆永远伴随我,以至于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新生的记忆萌芽在此时全部枯萎。我被痛苦所包围,在我的世界里不会再有新旧的更替。那时,忘我就是一个专横的王。我肆意的蹂躏着我的记忆,可我却不知道时间竟会冲淡一切。往事一如烟雾般散去不留余滴。我一直以为怀旧是孕育新生的开始,可那些触动心弦的往事竟是颓废的向导。

  我还是时常会一个人端坐在窗台前发呆,从晨雾薄曦的清晨一直的夕阳把半边天空染红才肯离去。我想如果上帝允许我选择生活,我会选择一片远离尘世喧嚣和隔饶的乐土,独守一份超脱世俗的宁静。但此时我只能行走在岁月的边缘用几乎殆尽的精力执着的撑起这片自由的天空。可实际上我并不自由,命运的枷锁早已将我牢牢捆住。我是无法拥有那份无拘的快乐的。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守着那份所谓的自由,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啊!荒芜的岁月没什么可烙印的。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孤独的身影。

  我一直都想让她知道,当我的梦化做西方的一抹云霞时,我就会悄无声息的离开。我不会再做一个痴情的诗人依偎在她的身旁。我不会再为她吟唱爱的诗歌。我会让轻柔的风儿扶平着一切感伤,安抚我那颗躁动的心。

  花儿伫立在寒风中,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冷啊!”

  其是我根本不需要什么人挤进我狭隘的生活,一个人早就习惯了。我也渐渐的发现一朵在冬季含苞未放的花蕾未尝不是一种美丽。现实中的苛求一直是杳无音讯,还时常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感伤。既然现实如此让人伤怀,那也只好在梦中寻觅。我相信梦里一定会有花开的声音。

  一个孤傲的花蕾,一个执着的灵魂,在凛冽的寒风中被彻底的尘封了,只流下了记忆定格那一刹那的美丽。他将有一个要不可及的梦,他的青春将永不覆灭。现实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梦,但他知道在梦里那个时节,那片天地那一分那一秒,他将绽放出美丽。他将带着梦想腾飞在一片灿烂的云霞里。可这还需漫长的等待,或许是几天,或许是几年,亦或是只能将这定格的美丽化为青春的枯槁。

  花儿身旁,万物不知更替了几个轮回,生命也不知道经历了几次往返。梦中的花儿在和煦的阳光下等待,阳光将空气中的水气幻化成了他班驳的羽翼,蝶儿们便在此处翩翩起舞。蝶儿知道一个重大的时刻即将来临。

  那天夜里花开了,开出了世上独有的美丽。身边是大片上下翻飞的蝴蝶。那天夜里酣睡我在梦里傻笑,那灿烂的笑是以前从未有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