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老照片

2019-02-21

  记忆中还是门前的那两棵树,树下成群结队的鸡鸭,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儿,那唱着儿歌玩耍着的孩子以及那门前坐着的慈祥的老人。

  每每看到书桌上那张和曾祖母的合影,恍惚之间总以为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望着面前的鸡鸭,算算日子,盼望着,盼望着我们何时会去看望她。可如今,这一切都只能是一种回忆,时双手再也触碰不到的过去。

  妈妈说,曾祖母这一生都没有享过什么福,就算是年之将百也是种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大家庭操劳着。从小到大每一次去看望曾祖母,她总是在干着各种各样的活,似乎永远停不下来。记得就是那一次,我和妈妈去看望她,闲聊之间她突然将我来到一旁,神神秘秘地拿给我一团奇怪的东西,我东扯西扯摆弄了半天才使得这一团奇怪的东西现出原形,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吊床!我顿时亢奋了起来,随即便缠着曾祖母帮我搭好吊床,不一会儿吊床便在门前的两棵大树之间“安了家”。我躺在吊床上,任由微风拂过我的脸庞,任由树上的落叶洒落在我的身上,曾祖母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忙着的农活,坐在门前看着我,我大声地唱着走调的儿歌,曾祖母也跟着我一起用她的“三寸金莲”附和着,妈妈走来看到此情此景,拿出手机,手指按下快门,幸福便被定格在那一瞬间。

  此后的日子,每一次我去看望曾祖母都要在吊床上玩上一会儿,每每这时,曾祖母都会很开心。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去看望曾祖母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就那么突然地,曾祖母就走了,去了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

  曾祖母一生都没有得过什么病,平平安安的,以至于她离开的那么的突然,突然到没有任何人想到。听他们说,曾祖母走的很安详,没有任何的征兆,就像是往常一样,饭后坐在门前,干着一些手工活,慢慢的就睡着了,只是这一次,没有再醒来罢了。

  门前依旧是那两棵大树,大树上的鸟儿不停地叫着,树下的鸡鸭到处乱窜,树上的落叶杂乱地落下,一起仿佛没有什么改变,一切貌似又都已经变了,那门前的小女孩不会再欢快地唱着儿歌,那门前也不会再坐着那样一位慈祥的老人。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yixierenzuowen/1967918.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