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绣像

2019-02-23

  中国历来最富传奇色彩的女子莫过于西施、王昭君、貂禅、杨玉环四大美女。西施捧心,昭君出塞,貂禅拜月,贵妃醉酒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笔下、寻常百姓间永不沉寂的话题。但我总觉得在那些庄严的历史和美丽的传奇背后隐藏着另外一种更为深沉的东西,或许那才是她们真正的人生。

  水之灵——西施

  在水一方,你,白衣如雪。

  水做的女子显示出绝世的清丽,绝世的灵性,令飞鸟为之徘徊,令池鱼为之沉匿。你清高而忧郁的眼波,飘来,又荡去,不胜娇盖的模样,让路人都为你洒过几许盈满叹息的清泪。

  沧海横流,尘世难料,命运莫知!可你,任凭风雨飘摇,任凭奸佞横刀,斑驳世事中,抖落一身风尘……

  锦衣玉食足以掩盖太多的国仇家恨,从浣纱溪畔的芒萝山只身入昊的你,与帝王共解一曲的时光足以赢得卧薪尝胆的时间,从灵魂深处溢出的芳芙足以倾倒吴王十万精兵。“情到深处无怨尤”,于是你淡然一笑,任一片愁容溶进夜的温柔,却从未在眼中盈露闪烁的泪光。

  越人心中你是复国的巾帼,吴人眼里你是灭国的祸水……

  可是耗尽整个青春岁月的你,以思念的心绪眺望,却望不到故乡在哪一个方向,终以魂断太湖终结此生。“浣纱春水急,似有不平声。”恶耶?善耶?

  琴之韵——王昭君

  寂香几度瘦。

  独倚青梅,手抚琵琶的你将以怎样的怅然虚度晨昏,宛如带雨梨花的你又将以怎样的愁思幽啜几案?

  在繁花如织的亭园中,你独坐空阁与残烛相伴,任凭湿透的才情在秋风里缱绻,化成朵朵雨花,看不出一丝悲喜。捡拾的碎片凑成的竟是一曲不堪弹奏的哀音。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麻木的你开始藐视那为守候而云淡风清的空间。

  莺愁蝶倦,最是离人恨。汉时的明月因你的眼泪沧桑凄美。

  身穿嫁衣怀抱琵琶的你,缓缓推开边塞之门,消失于茫茫大漠。

  “满面胡沙满鬓风,眉梢残黛脸稍云。”

  由耿直演绎成千秋美谈,可是你的初衷?

  长雁孤鸿,天地间竟传来你泪打琵琶的声音,如泣,如诉,如歌。

  “一回望月一回悲,望月月移人不移。”爱耶?怨耶?

  月之波——貂禅

  冻得发紫的月亮再次升起,心中嫣红的花朵被冰雪般的月亮染淡了许多,变成了冷冷的紫色。

  那泻于腰际的黑绸,一湾秋水的双眸,欲张欲合的朱唇,显示出你古典恬静的神韵。

  你一袭素衣,洁白如雪,冻结了纵横天下的孤傲,倾倒了三国的各路英豪。

  假如脉络没有强调你的存在,履痕没有昭示你的冷漠,仅仅是一个柔弱女子的你,怎会以纤纤玉指导演流传千古的连环计使董卓、吕布父子反目?怎会胜过无数刀光剑影扭转乾坤,改写历史?可你却怎么也跳不出历史的羁绊,竟与英雄泪别,沦为他人掌中的玩物……

  今夜,月儿依旧,蒲团依旧,香炉依旧,小鸟在季节的树梢上不厌其烦地吟唱昨天的传说,而惯于宁静淡泊、惯于恪守沉默的你以一种超凡脱尘的气度,合上素手,用檀香的宁静抚慰着那颗被命运揉搓的心,让这颗心卸下历史的沉重,化作如水的夜波,跳出滚滚红尘,皈依净土!喜耶?悲耶?

  花之魂——杨玉环

  那百媚生春的回眸定格泱泱诗国的永恒,诠释绝代佳人的涵蕴。

  那盛筵醉酒的娇态,成为千古不朽的传奇,演绎今日舞台的经典。

  那花前月下“一曲霓裳听不尽”,于是得到长生殿前的誓言。

  月愧了。在一片漆黑的天地间,只有你那明艳动人的脸庞才能让一朝天子沉迷。

  花羞了。在百花齐放的花园里,只有你那国色天香的姿态才能使三千佳丽逊色。

  原以为风中的阔笑足以抵挡三千年的积淀,原以为揽尽风情的宁静早该缘结红尘,原以为望断天涯的相思本可厮守一生,心约无声,亦无怨无悔。

  安禄山进献“摧情花”包藏祸心,却让牡丹花屈担罪名……

  凤凰于飞,显尽风流,怎料到魂断马嵬坡!情耶?恨耶?

  生命如同树叶来去匆匆。春的萌芽就是为了秋的飘落,殊途却同归。不论境遇如何,她们都战栗地坚守着追逐了一生的夙愿,执著地有一份别样的美丽。她们用历史的眼光来看我们,我也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她们……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yixierenzuowen/1967931.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