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雨下了一夜,潮湿的空气偷偷到来,烦闷的心由然而升。缠绵的雨一直下,头发湿湿的,贴在脸上,引出心里的躁动不安。

  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电视里不断重复那些广告,拿着遥控器,从第一个台调到另一个台,周而复始。

  “啪”把遥控器丢在茶几上。来到房间,倒在床上,回忆起往事,那些画面在脑海中放映。希望遗忘那些片段,想失忆,可又不想忘记自己。窗外的雨打在雨蓬上噼里啪啦,袭击人心,原本躁动不安的心又加快了节奏。

  望着蓝色的银屏,直叫人发寒,立刻换成开满郁金香的草地,看了一会而,眼睛发涨,又换成了单调的颜色。

  无聊地翻看着别人的留言,多想回复,可是手已经麻木了。

  关上门,穿上一件大衣,走在冷冷清清地大街上,走进咖啡店,立刻被那温暖的气息所感染,走到一个靠窗的坐位,看着偶尔飞过街上的车辆,咖啡店里服务生的笑容永远挂在脸上。许久,麻木地身体恢复了知觉。

  老天终于忍不住湿气,又下雨了。结了帐,匆匆赶回家,不知这雨还要下多久。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gaoyixushisanwen/1511211717008905980678.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