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

2019-01-07

  幽深隧道,手中的火把逐渐微弱。氧气稀薄,却顽执地抵抗恐惧。光亮消逝在最后的一丝罅隙里。“哧”得一下后簇动火焰摇曳憧憧,终于无力存生。视线触及之地尽陷黑暗,已经消耗掉所有氧气的隧道,封闭了所有出口。刺鼻的气息呼入气管,几欲窒息。

  我蹲在地上用力扼住咽喉,艰难的寻求生机。

  黑暗中有声音穿透石板。

  你在哪里?

  二

  武昌→沈阳。

  05:34开。次日02;08抵达。

  t236。新空调特快硬座。

  车票上浓重墨迹被手心里粘稠的汗水打湿,晕开些许黑渍。电子屏幕上显示到五点时刻,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穿整齐制服的工作人员用武汉腔调大声喊着叫着,维持秩序,我把耳机摘下来检查好行李随人流涌向检票口。铁轨拉出浑厚饨重的噪音,喧嚣跟嘈杂平息下去,站台风景逐渐后退缩成快速闪过的影迹。

  如果遇见你是我注定的劫难,那么我祈祷你会让我知道什么是甘之若诒。

  铁轨磨合轰隆作响,惊起一片栖息的鸟群。鱼白的天雾霭弥漫,掀起层层帷幕迷蒙眼睛。书上说这类鸟叫留鸟,不会因为季节迁徙他地终年守着故土。而我,突然被惭愧这东西刺得尖锐的疼。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连生的名字闪烁在屏幕中央。

  穆苏。这样义无返顾究竟是否值得。

  嘴巴翕动却发不出声音,不是留恋不是恐慌不是担忧,只是小小的这种别离因为过多发生早就习以为常。少年时被随父亲南下,病魔缠体,终日精神恍惚。在火车上昏睡过去,光怪陆离的梦境仿如幻界,看见自己被囚禁在半透明的晶体里,趴在上面看了好久。无能为力。还有那黄色道袍的老头子,蘸了朱砂画歪歪扭扭的符咒贴满整间屋子。眼神由愤恨到绝望最后连挣揣都省掉,平静的听随摆布。

  逃。要拼命得逃掉才能重生,才能解脱。

  三

  沿线北上,已过冬至,植被都进入越冬期。苍茫无限的平原,大片大片荒凉白茬地以及烧焦的黑色残物,清晨的霜落下一片凉薄。寥寥无几的老牛映衬着光溜溜的水面,堰塘,田埂,枯草都呈现出凄清落寞姿态。这土地的浑厚在熹微的日照下轮廓模糊,一派萧条。

  再也不是熟悉的南方小城。再也不是熟悉的风景。

  错综街道骨架。烦琐名称。门牌号码。各种商场。煤矿博物馆。客运站。音乐喷泉。运动场的看台。月亮广场。动物园的鸵鸟。黄色公交。游乐园的云霄车及摩天轮。人民公园。高耸的彩电塔。红色歌特教堂。

  这是我一再梦见的风景。而我,如今固执地要去证明那角色究竟是路人还是故人。

  信息提示反复震动,我再次摸出电话咬咬牙摁了关机键。青春里充斥着这样的剧情,我们擅长冷漠行走跟遗忘,把那些曾以为誓死不离的东西亲手放掉。用诀别这样的方式给他们残酷的背影,自私地只要抵达想要的世界。而我一再梦见那些风景,信赖神的旨意,这借口终究还是掩饰不过我要去你身边的贪恋。

  而我,一直在残忍的自以为是。

  只要抵达安全。身后万物塌陷都不再紧要。

 来源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jishizuowen/107990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