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作文

2019-01-07

年华作文(1)

  封被邮递到陌生的城市,憧憬握住零碎的你帮我逆转拼图世界难逃的悲哀。

  可是,地址却漏掉了。

  于是,用心包裹好藏匿好的微型纪念裸露于众。

  像毕业考前妈妈默不作声摆在门口的热牛奶。

  像习惯了多年的那盏橘黄色的小台灯。

  像暖色调墙壁上的全家福上被忽略掉的嘴角。

  像调整焦距后的无数次细微的捕捉,酒窝生出的浓香花朵,翠艳的藤蔓逃逸出黑色的框架。我们不约而同地仰望寂寥苍穹,寻觅属于人生的弧,优雅的,残酷的,圆满的,隐忍的……最后都会含泪微笑交换彼此的尺度。

  六点钟的清晨,空气中混合了各种早餐的杂香,油腻腻的气息仿佛要粘湿头发。洒水车呼啦啦地唱着欢快的曲扬长而去,晨练的人们重新回到人行道上继续跑,我换了只手拧着书包等在十字路口。垃圾桶都换成了环保的木制,暗红色,看上去有点古味。环卫工人戴着口罩机械地重复挥动扫把,似乎都不抬眼看人。

  从三十倒数到零。

  向前——右拐——再左拐。

  临近学校的转盘,在工商行政局前方有大片的空地,小群的爷爷奶奶很守时的齐聚,列整齐的队,舞剑,打太级,老式的录音机里放不知名的背景音乐。

  路过的人会停下来看一会儿,陆续离开。

  然后,红灯,很多的人穿过白色的斑马线,背着宽大的书包拼命地挤过最后一道缝。

  再然后,赶在早操结束以前绕到队伍的最后面,避免清查人数。

  是包裹在这样仓皇年华里的孩子。

  办公楼下面的黑板上会通报迟到的名单,扣掉班级荣誉分的同时也会扣去班主任相应的工资数额,因此,迟到这个问题被反复强调,并一再加大惩治力度。

  又涨价了噢!懊恼地甩甩已经老长的刘海,怪叫伸出一双手很投入地作战栗状。

  是的,不错,五元一次。

  惯性的定律决定最后还是我行我素,被盛怒的保安残忍地关在门外,紧紧攥着胸前的学生证倔强的不肯上交。偶尔会有焦虑的家长隔着门理论不休,唇枪舌剑一番较量,运气好的话会通融下,在早操结束的时候骂骂咧咧地打开门,不停地指责。

  这样的场景在十几岁的青春里交错成密集的网状,罗织进我们年少轻狂的大段岁月。

  又比如说,偶尔打瞌睡会被敲脑袋,尴尬的看着粘上手背的口水罚站。

  又比如说,那张贴在宣传栏上因为上课看小说写小的检讨。乱戴首饰念过的保证书

  书里的油墨馨香消失,书页发黄,被随手丢进箱底。

  这些记录在档案之外的细节,在某些醒过来的梅雨午后再次真实的被记起,是更加鲜活着实体。

年华作文(2)

  我靠在窗边,心里烦躁到了极点!姐姐又走了,她总是为了家里的生计来回奔波。想着今天去车站送她的场面,现在仍是百感交集。一直都有想拿笔写写心理的感受,可是每次提笔的时候才发现文字对于我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才发现内心是那么炙热却又那么苍白。明明心里有很多事情想要叙述,可在提笔的这一瞬间该如何表达,该怎么诠释。

  我是个很多愁善感的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感到哀伤,尽管我是个男孩子。就像我现在趴在写字台,听着mp3里传来的忧伤的歌曲,我都会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我不善于言辞,也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似乎少了很多自己真实的语言和想法。虽然有时会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在博客上随便写点什么,但毕竟是残缺不全的。记忆就像是在指缝里流过的水,只能轻轻的抚摸却不能挽留。蓦然回首的那一刹那,才发现只剩下一些空白的倒影……

  在游戏里消失的快乐城堡

  我是个跟聪明的孩子,真的!小学期间,我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满墙金灿灿的奖状总让父母引以为荣。隔壁的叔叔阿姨教育孩子的时候总会以我为楷模,就连有时候去打针的时候,医生也会看着我叹道:“这就是龙仔!”而我也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很努力的做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很努力的在同龄的孩子面前保持好形象,让他们投以羡慕的目光……

  读五年级的时候,爸妈外出打工,我就和外婆、舅舅他们住在一起,舅舅是位渔民,经常外出打渔,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不知道是因为爸妈出门在外,怕我一个人不习惯,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外婆总是表现的很偏爱我,总是把好吃的让给我吃,好玩的留给我玩。

  “孩子就应该像龙仔这样!”外婆在和隔壁家的阿婆们“唠嗑”的时候摸着我的头说。金黄色的阳光倾泻而下,洒在我的头上、脸上和手上,好温暖的世界!此后,阿婆们见到我的时候个个春风满面,夸我这好那好的,我也骄傲的扬起头,接受这世界上最为美妙的奖赏。

  可能是因为外婆过分的偏爱我,让我变得放荡不羁:我开始学着逃课,和同学一起去打桌球.搓麻将.打电玩;我开始和高年级的同学一样,嘴里叼着烟,大摇大摆的走进网吧;我开始学着叛逆,只要外婆一说我,我就反抗,对着外婆吹胡子瞪眼……然后,我看到外婆失望落寞的眼神。再和阿婆们“唠嗑”偶尔提到我时,我不再看到外婆那自豪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无奈。

  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初二整整一年,可以说我都是在网吧里度过的。我已无心读书,上课时间总是趴在课桌上,和周公难舍难分,抑或养精蓄锐,以便晚上能更有精力的畅游在《传奇》里,和“美丽水妖”和“清风道士”拼个你死我活……爸妈知道情况后,一句“那还了得”就赶回了家。于是我有转学回到家乡就读。

  由于学校离家较远,每天上学我都要骑着脚踏车穿过一条很长很长的小巷。三年了,我离开家乡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当我再次走过着条小巷是,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瞬间涌上心头。这条小巷是我儿时的娱乐天堂:我可以在这里尽情的奔跑,练出一身绝顶轻功“凌波微步”;我也可以踩着石块爬上墙头,向同龄的伙伴炫耀我“飞檐走壁”的功夫;我还可以将双脚卡在墙缝里,倒立着身子苦练少林寺失传多年的“二指禅”……很多很美的回忆都在这条小巷上定格!我时常在想,人要是不用长大该有多好,如果我们不用长大,就不会变坏,就不会老让爸妈伤心。

  初三了,别的同学都在为中考冲刺,可我却依旧逃课,依旧早退,有时呆在网吧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的玩《传奇》,练升级。老天很公平,真的,他不会给颓废的人加倍的审断——我头脑一片空白的走入考场,脸色一片苍白的走了出来。回到家后,我一头栽在沙发上,告诉爸爸我是考不上的了。爸爸呢喃着说没关系。我不知道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安慰他自己。“没关系”——好轻微的一句话,可我分明从“没关系”中默读出了爸爸的无奈——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深夜,月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床边上,我没有丝毫的睡意。站在窗前,我拉开窗帘,月亮是那么皎洁,没有一丝瑕疵。月光下的我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遮盖住了正个房间,瞬间变的黑暗无比,我想爸妈的生活也会因为我而变得黯淡无光。让他们流下丝绚丽的色彩,我该离开了!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jishizuowen/107991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