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2019-01-13

  昨天晚上我给你朋友发短信。让他转告你等我电话。

  发完后看了看时间。离你们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

  于是去洗澡。

  我擦着湿漉漉的长发,看着镜子里自己,薄薄的单眼皮看起来有些凛冽,刘海湿成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头和脸颊上。样子有些清淡的落寂,一个人在家的夜晚,想念总会毫不留情的入侵心脏。

  打电话才发现你朋友的手机停了。听着那曾听过的无数次的盲音。声音那样冰冷没有温度。我忽然觉得很恐慌。这几乎就和你失去了联系。这种感觉一度让我觉得不踏实。我们在两个地方各过各的生活。没有一条线联系着。

  很不踏实。

  于是我又有了给你写信的冲动。

  情人节那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在另一个地方的你写信。而有些可笑的是,我连你何时会收到是否会收到都无从知晓。

  音乐在屋里空荡的回响,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都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着歌。看看书写写字。忘记时间,不知年月。

  似乎有些残忍的甜蜜,却依旧让我回味无穷地坚持。

  嘿,你还好吗?我很想你,要加油哦。

  cl。你在听吗?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jishizuowen/1080021.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