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状物作文:做一只勇敢的“苍蝇”

2018-12-27

  生活在这个钢筋水泥筑成的不大不小的的城市里,我似乎很久没有和苍蝇再打过交道了,它们就如同煤油灯灭绝了一样,在我干净的现代生活中消失了。

  记得小时侯我住在的那种低矮的瓦盖平房里,会经常有意无意看见苍蝇那惹人厌的身影,印象中的它们总是披着那粉亮得显目的外衣、扇着并不好看的翅膀、托着膨胀过度的大脑袋,笨拙地把嘴尖扎在我最正准备享用的食物身上。我面对这不知天高低厚、胆敢袭击我的食物的家伙,心中的气焰立马滋生到头顶,火冒三丈的自己开始了一向自以为阴险的小聪明进行报复,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对着苍蝇微微扇着风,把它们从我那可怜的食物身上引到饭桌上,眼睛张得比苍蝇的眼睛比例还大,还直直对它射着“火”光,一巴掌径直下去,于是乎,苍蝇一命呜呼,在我的手掌中 “壮烈牺牲”。

  苍蝇一向被人们视为害虫,人们眼中的它只会在享受完粪便后又去残害人们口前的食物,龌龊至极。小的时侯自己也和大多数人们一样,潜意识里都极度排斥甚至厌恶那种不干净只会惹人厌烦的害虫。然而在看过一则故事之后,我对苍蝇的印象开始了彻底转变。

  还很清晰记得故事是这样的。美国康奈大学的威克教授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把几只蜜蜂放到平放的瓶子中,瓶底向着有光的一面,瓶口敞开。但见蜜蜂们向着有光亮的一个固定的方向飞,不断撞在瓶壁。于是它们不愿再浪费力气,停在光亮的一面,奄奄一息。教授倒出蜜蜂,在同样平放的瓶子里放入了几只苍蝇。不到几分钟,苍蝇们都出奇地飞出去了。原因却很简单,苍蝇们并不像蜜蜂那样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它们尝试着向上、向下、向光、背光,虽然多次碰壁,但它们最终会飞向瓶颈,并随着瓶口飞出。尽管苍蝇在灯光的高温下已经被烤得奄奄一息,但它们用自己的不懈的努力改变了像蜜蜂那样的命运,飞向了光明。

  也就是在看完这则故事之后,我才恍然我忆起小的时候苍蝇在台灯下团团转而后被高温烤得奄奄一息的情景,它们在飞额扑火的壮烈的对比下,显得那么卑微、丑陋而逊色。现在才我明白,它们有何等的勇敢,它们那在我小时侯看来极其卑微的举动,如今在我眼中比飞额之死还要壮观。其实,我年幼看到灯光照耀下的它们的举动,对于它们自身并不是卑微低下的自不量力,而是它们懂得在默默无闻中,敢于争取属于自己的光明和辉煌,即便稍纵即逝;尽管它们以肮脏的粪便为生、一度被世人视作粪土,也不曾动摇它们执著追求自己幸福的决心和勇气,就算牺牲在人们无情的手掌之下。

  诚然,站在人类的立场上,苍蝇毋庸质疑是害虫。而倘若站在苍蝇的角度上看,它们是真正的胜利者。

  于是,我想到了现实生活中一些没有勇气和志向的人们。他们总是因为自己某一方面的小小缺陷而抬不起头,譬如贫穷,或者没有体面的相貌和身材,又或者没有光彩夺目的成就。他们活在自卑中,永远不懂得如何伸出脚迈向光明的领域,而总是借着阴暗的屏障把自己封闭,他们猜疑,嫉妒,发疯,甚至犯罪。

  马加爵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可是它的“一夜成名”并不是因为他有着超人的勇气,而是他犯下了不可容恕的罪恶。他高中期间一向积极活泼,而进入大学后仅仅因为和朋友们之间小小的交际障碍而使他抬不起头,他变得自卑而懦弱,成天神经兮兮,他甚至认为朋友的笑声中包含对他的嘲弄,为此他动怒、吵架、摔门。他越来越孤僻,成为一个有严重神经质的大学生。最终,悲剧发生了,扭曲的胆量使他就这样一夜间创就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辉煌”。

  我们世人为什么不能像苍蝇都可以“笑看”世人的冷眼一样,笑看那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缺陷?我们为什么不能像苍蝇奋力飞向自己信仰的光明一样,争取自己另一片完美的天空?我们具备足够的力量来生活,为什么就不能有本应有的胆量去追求幸福?卑微不属于苍蝇,更不应属于我们!

  朋友,如果你一直迟迟对着光芒四射的太阳望而却步、不敢走进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辉煌的天空,那么从现在开始,做一只勇敢的苍蝇吧!让我们这个苍蝇匮乏的现代生活中,又重新出现一大批敢于向着光明飞去的“苍蝇”!

文章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yinianjizuowen/1685060.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