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病高中作文

2022-11-13

  人类历来自诩为“最智慧的动物”,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种动物能在各个方面超过人类。人类以亿万年的时间完成了对这个星球的全面占有,这种全面占有自然又可归结为人类的“丰功伟绩”。作为有着强烈扩张欲望的智慧动物,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于用无休止的开拓炫耀自身的“资本”和“能力”、用近乎疯狂的侵占证明自身的存在和发展。

  不管包括我在内的人类承认与否,当代文明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这个群体对大自然实施侵略的工具和途径。不断翻新的科技技术让我们长出了“三头六臂”,很多原本不可改变及不能改变的东西正在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改变着:为了人类的研究,小白鼠繁殖出了带有其它动物基因的后代,而小白鼠做出牺牲的最大意义不过是让那种高高大大的动物搞清楚基因是怎么回事;为了满足人类的需求,刚刚睁开眼的鱼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变成餐桌上的“美味”,而鱼做出牺牲的最大意义不过是让人类的嘴巴快活一下;为了装饰喧嚣的城市,路边素雅的鲜花成了被尾气眷顾着的“灰姑娘”……

  一切的改变,只因为我们变了。我们的变化像一个从高处滚落的雪球,以极快的速度、裹挟着极多的雪冲下来,不由分说地倾轧着原有的一切。这其中的某些改变本来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发展嘛,难免要“破旧立新”,改变一些不利于、不便于人类前进的东西。但是,当人类将很多生命体的属性肆意地、单方面地篡改,当自身的发展以及由发展衍生出的诸多改变成了一种自私、一种伤害、一种蔑视,发展本身已经没有了真正的作用或价值。

  任何人大概都不会认为自己所属的这个名叫“人类”的种群能够在脱离自然、脱离其它物种的情况下独立生存;而且聪明的人类也无数次滔滔不绝地讲过“生物链”与自身的关系。不过,大凡懂得“生物链”理论的人好像都认为这一链条的终结点就是人把植物和动物吃掉,便可轻轻松松地以主宰者的姿态俯视芸芸众生,自然界的所有物质仅仅是人类得以舒舒服服活着的“基础保障”而已——这,已演变为人类头脑中一个最根本的“悖论”,由它分裂出的种种可笑的观念足以把我们打造为“戴着镣铐跳舞的囚徒”!

  如果以上言论均带有偏激和夸大的成分,将是我求之不得的喜事,那说明世界依旧是基本正常的;但在没有人裁定之前,我还是要偏激、夸大下去——作为主要破坏者的我们一定要搞清一个问题:现有的一切自然赋予的一切资源或被划入“消遣”之列的东西(无论是哪个种类)都不是由于我们的存在而存在的——我们有权欣赏盛开的花,却不能说花即是为人而开的;耕种者有权祈祷好收成,却不能说沃土存在的意义即是填饱人们的肚子;耳朵正常的人有权聆听清脆的鸟鸣,却不能说鸟儿的喉咙即是为聆听鸟鸣的人长的……

  在这样一个神奇而不乏神秘的世界,人类终究是无知且渺小的,此乃不争的事实。我们可以也正在像一个受宠的孩子一样挥霍某些东西,但假如把厚爱视为保护伞及侵略的便利条件,“先天优势”便是不可饶恕的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