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诗人的世界毛书林

2019-05-08

  月光如弦。弦声中道不尽那沧桑岁月中的古老斑驳;弦声中诉不完那千年史书寥寥几笔后一代代不朽的人生。

  月光如弦。弦声中却有满是那份眷恋与执着;弦声无不是一个个清静与和谐的影子,无声的历史与记忆。看到的,依稀是千百年前,神秘,皎洁而又淡泊,令人神往的清月。

  月光如弦。月光里,只有我和月。

  抬头仰望夜空,深邃,古老,深沉,一如空中的明月。

  于是,在月光中,我看到了千百年前的月影,和那份清宁

  月下,李白曾有过“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不屑,壮志;苏轼有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清醒与豁达,有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悠柔与牵挂—寄情于月,寄情于山水,心中全是那份孤独与思念。月光中,也曾有过贾谊“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为国为民的情怀。月下也不乏王安石“缺月昏昏漏未央,一灯明来照秋床”的羁旅相思。

  月下,看到的,是一个只属于诗人的世界。

  月是诗人世界中的月,月下是一个只属于诗人的世界。

  诗人世界中的月永远中充满的是那份淡泊宁静,诗人的世界中尽是和谐与安宁。

  月光下,我走入了一个诗人的世界。

  “举世皆浊我独清”是屈原的高傲,不屈;“采菊东篱下”是陶渊明的闲适淡泊;“仰天大笑出门去”是李白的壮志豪情。

  曾经在一个江口,皇帝问一个僧侣:江中有多少只船?

  其僧曰:“二只:一曰名,一曰利。”

  而诗人的世界中竟毫不屑名利,诗人的内心深处,骨髓中永远透着一份狂傲:一份看破尘俗的潇洒,一种“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壮阔,一种“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追求,有“会挽雕弓如满月”的责任,爱国爱民,“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柔情。

  诗人的世界里充满了宁静。

  月依然是千百年前的月—

  只是少了那份宁静,和谐

  月也只不过是一轮月罢了。

  江水泛起浪花,亘古不变的流向远方,

  但愿我们随江水,走进千百年前诗人的世界——

  寻找那份宁静!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aozhongzuowen/gkmfzw/2152762.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