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逐云飞散文

2020-07-07

  钟声,在阑角响起。

  微亮透过窗纱,朦胧飘飘,散落灰暗的地面。早起的鸟,赶着趟远边翅来。两只鸟飞立窗台,鬼头探脑,从帘逢窥视室内的动静。谧寂,对棂啾啾几声,无音回迎,便肆无忌惮高歌开来。

  眼,缓缓睁开,迷着细细的缝隙,盯着天花板。斑驳的光,似水中涟花晃动在平滑的幕面,忽闪,闪忽转换着深浅色彩,仿若一缕清香暗里袭来,慵眷。连续几夜浅眠,有梦,卷舒在短亭里,可感受了季节交替的气息,在寂寞的一隅坐听梅花开的声音,听风吟哦的惆怅,忽然,一片叶儿从指尖滑落,不知飞旋何处,隐约一阵痛漫过心池,忧郁殢虑脉络,欲说无声。豆大的汗珠濡湿绮衾,惶恐中,我坠向,坠向那不可丈量的深渊

  陡然,从拂晓前薄黑的夜色里醒来,时钟滴答在四点,便再无睡意,披衣独坐案头,烦闷心慌难挨,起身卷帘,细数缀满夜幕的星星。霓光斑驳,迷蒙我恍惚的瞳孔,一时混沌了罗盘针的指向,飘零,流离,无着紧紧裹着我,漫无边际的阴森渐渐近身,想喊,可万物沉睡,情不自禁想起那颗在梦里眨眼的星,一丝惊喜悄然眉头,匆乱中寻他不到,火焚性急,穷其心智四处搜遍,无影。想来我是迷失了,迷失在初春青荚绽开的黑暗里

  若梦若幻的境遇,闪动着飘忽不定的霓彩,天涯咫尺之间我却触及不到。想穿越时空隧道,带着依稀的亮束,让我在希望的紫陌上,悠闲地踏着清风,采着花香,像天上的云那样轻舒自如。欲微醺丹桂的馥芳,尽情品尝自然的味道,柔扶莺红柳绿的唯美波光,让潋滟荡到我的寂静里来。拥有,仿佛瞬间心上,多久没有过这样恬静舒畅了,挽着清丽,携着醉意,拥着忘形,摇曳着青春的温馨。心结阑珊,魂舞天涯,从此我的生命充满希冀和向往。想起这些,炫动心弦,此刻对你说,即使今生今世,无法与你靠近,但你,用那款款的旭雨柔情,滟开我尘封冰心,驱散氤氲眉宇的浓云,缤纷着我的寂寥人生,用你的青春活力,甜美的笑声,绚丽着我的生命。在似水光阴里,不知疲倦,明媚着日月轮转窗口。每当念及,便欣然心蒂。因为,爱,毕竟闯入我们的世界,瞬间即是永恒。

  晨霞透过窗棂,稀稀疏疏斑斓我的身边,倚在帘前,满腹话欲对亲和我的流金敞开,可她的恬静又让我不知怎么说才好,因为那种恬静似乎洞察我的心机,含蓄地盯着我,与我的眼神无声的交流着。窗外曦光穿透稀薄的烟尘,旷达着阔野。东篱紫气盘旋,妩媚的景色尽收眼底。飘浮的流苏承载着你那些永不褪色的承诺,脉动着那颗殷殷鲜活的心跳,君可知,我一生只为你嫣然为你吟唱,你是我千年的缘定,今生的魂牵梦萦,来世的朝朝暮暮。我把这份隐藏在心底的纯白,交给小西湖袅袅升起的波烟。

  恍然,眼前光影渐飘渐远,幽幽渺渺,抬头望,一片浮云翩然袭来,时才的光束被朦胧遮盖,转瞬没了踪迹。心,沉下来,低落的臆绪如同这俯冲的阴沉,让我不能舒襟开怀。我的亲,那种隐隐的痛凛冽,生命里那处不流血却始终不肯结痂的伤口,正一点点扯心裂肺,我在痛中呻吟,忍受着瞬间涌来的酥冷,一种声音心底传来,那千年聚敛太阳能的炉火冶炼出来的琼光,越过山川,扫过沙漠,跨越海洋,劈斩荆棘,穿过无数昼夜,照进你心扉时,你却不识庐山真面,错失怜惜他的时机

  一朵淡淡的兰花,曾在你心里的土壤,芬芳一季,开成一片花瓣海洋,成为你生命的相依。季节过了,花落了,化为你轮回的春泥。我不愿成为明媚的阴凉,悄悄的离去,用冰凌封存了曾经的美好。知道你就在云彩的后面,静静的观望着我,默默陪伴着我,因为你说坚守着永不改变的承诺,对我的心终生不改。你不会断然放手,让我独自饮下我们酿造的爱情苦酒。你说过,五百年前,月老缘定我们今生的情分,在通往蓬莱的路上相依同行,百天同渡铸方舟,画柳梳弄揽轻柔,西楼捧月话际遇,花底私语约清秋。然,眉下,花淡然,轻舒绽,不知何处问笙箫?竹蝶舞,秋千空,唯见梅红烟絮摇。幽帘一梦嗟寂寥,桃色倾城剑已老,痴人独醉天河桥。

  昨天已成为过去,那些如烟的浪漫清新淋目,牵念与痛心、埋怨与希冀、寂寞与等待交织着,充盈在心房,缱绻于每日的呼吸里。和你在一起感觉真美,尽管我的心分成两半,一半为苦,一半为乐,在此岸穿水把你翘望,守候着爱的飞翔与绽开的声音。

  亲,我用满怀的绿意,剥落束缚于你的红尘羁绊,用对你的浓情爱恋给你拓展最大的空域,任你自由翱翔,尽情放飞你的风筝。用星月的夜语馨馥,吹开环宇的荆扉,旖旎你梦的翅膀,那是属于你的无边无际。想到这里,不觉释然一笑,从沉思中醒来,刚才眼前的阴云,已被太阳倾泻的万把利剑,刺散无形,融化于流金里。

  我就这么恬意窗前,那些曾经的过往又轻又软地依偎我,一些清丽浅然的字句,渲染着水墨的婉约,纤尘的心曲,勾勒着梦幻的馨香,把透明的凉爽吸入肺腑,把将要风干的日子重新润泽成绿,无意中庆幸赶了个早能捕获这片晨辉旭光。

  我知道,这片旭光会朝着秋天去。可是,我依然想对你说,生命中有你真好;尽管我无法拥抱到你,你可知,那颗心依然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