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必修四第二单元作文:学习纵向展开议论

2019-01-29

  从7月到11月,想的最多的是家,说的最多的也是家,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想家成了必修课。

  “严”父

  慈母

  与爸爸相比,妈妈与我亲近许多。她会亲昵的喊我崽崽;会在我睡着后帮我盖被子;会把水果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冰箱等睡醒的我去吃;会在我伤心的时候陪着我一起哭,这时,就换成我哭笑不得的哄她了。我最喜欢的,就是她身上的味道,经常赖她床上,惹得她无奈得打我屁股,念叨着多大的人了还喜欢跟妈妈睡,然后温柔得给我盖好被子。她本来就唠叨。在我来同升湖之后,她得功力更上一层楼,可我切乐此不疲得天天给她打电话,次数频繁得让宿舍同学以为我去干坏事。其实,我只是在享受我家慈母的唠叨,即使她得声音很大,即使她每天重复一样的问题。那天,因为打电话的人太多,我没打回去,第二天,说着说着,她突然很煽情得说“崽,一天每听到你的声音心里老不舒服”嘿,不知是我依赖她还是她依赖我。

  yú 弟

  他是愚弟,也是娱弟,是个只知道娱乐,学习却丝毫不长进的弟弟。小时候,我们两就常常掐架,女孩子发育快,他总是被我扮的怪兽一次次摔倒在床上,即使他是奥特曼,也打不过彪悍的怪兽。那时,他就扬言,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收拾我。也许是很久,但好像只有一两天,他突然长大了,天天跑出去锻炼,学校的各种活动,不管会得还是不会的,他都奋勇前进,甚至以他50多分的英语成绩去参加英语角,不得不佩服他的娱乐精神。可我老担心健壮的他会不会收拾我,结果是,他照样被我蹂躏,甚至更惨。拿着枕头砸他,他总是边退边嚷嚷“你再动手?你还来?啊?哎哟!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可也没见他哪次不客气过,反而越发向哥哥的角色迈进:只有我们两人在家,做饭的是他;在外,问路砍价也是他。看着那些独生子女,我只觉得:有弟弟,真好。

  马上就是我的生日了,周六,爸爸来看我,因为店里忙,他只吃了顿饭就马上走了,我回到宿舍,包裹都没翻便迫不及待得给妈妈打电话。“崽,你那笨蛋爸爸等到要来的时候嫌弃不该用报纸给你贴墙,大晚上的跑去给你买了墙纸,他给你贴好了吧”“记得吃核桃啊,知道你不喜欢敲那个,妈妈帮你全部敲开了的”“你弟弟刚参加完运动会,非要把那金牌给你当生日礼物,就在那个包包最里面,还用个盒子装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掉了下来,拍她担心,咳嗽了一声项掩饰哽咽,却听见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怎么了?感冒了?”瞬间,再也压抑不住。

  我的家,我的亲人,再多的荆棘与困难,我将奋勇前行。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gzdsicdedy/2141609.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