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自然狂吼

2019-01-23

  我是雷,我来自遥远的天际。其实我本无意踏足这丑陋的社会,怪只怪那些不计后果的人们,他们罪恶的行为使自然界动怒。于是,自然界唤我来此,希望能够惊醒那些被眼前利益蒙上眼睛的人们,可惜他们只当我是一般的自然现象,对我的存在丝毫不预以理采,而我也只是吓到了那些善良的人们。庆幸的是,在那小小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姑娘,她不顾我一次次惊疼了她的心,毅然的用钢笔抒写着她和自然的委屈。

  愚蠢的人们看看吧!你们竟然已经丧失了人类善良的本性,只剩下一个小女孩在恐惧中苦苦的挣扎。所以我只能狂也只是吓到了那些善良的人们。庆幸的是,在那小小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姑娘,她不顾我一次次惊疼了她的心,毅然的用钢笔抒写着她和自然的委屈。愚蠢的人们看看吧!你们竟然已经丧失了人类善良的本性,只剩下一个小女孩在恐惧中苦苦的挣扎。

  所以我只能狂吼,直到唤醒那些在利益中沉睡的人们,别让他们的肮脏污染了善良的小姑娘。“我,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无力回天,所以我只能任这夏日的惊雷一次次击痛我的心。

  惊雷来临,我的心似是婴儿在嚎哭时,母亲的感觉,是强壮的汉子一声怒吼时,弱者的感吼,直到唤醒那些在利益中沉睡的人们,别让他们的肮脏污染了善良的小姑娘。“我,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无力回天,所以我只能任这夏日的惊雷一次次击痛我的心。惊雷来临,我的心似是婴儿在嚎哭时,母亲的感觉,是强壮的汉子一声怒吼时,弱者的感受,是老人发出痛苦的呻吟时,儿孙的感受……是疼痛,是害怕,是死亡来临时的恐惧……我甚至觉得那是自然界的力竭斯吼。我对累的恐惧大概是与生具来的吧!每一次听到雷声,心惊肉跳的感觉都会久久不肯离去。

  任我有多么害怕,那雷电的飞闪和斯喉都丝毫不会减退。这时我才明白,我只是自然界中一粒微小的沙尘,渺小的,连那闪电都不屑于照亮我。我只有默默的安慰自然,哪怕只可以抚慰一下它受伤的心灵,我也只能大声呐喊:快停停吧!停下你肮脏的行为,让自然界的斯吼停止吧!愿我的吼声比这惊雷更猛烈,震痛每一个人的心……”看吧!可爱而又可恨的人们,这才是你们的本性,你们与这善良的姑娘本无差别,可是,是什么使你们的心灵变得扭曲呢?快停下吧!停下与这女孩一起聆听大自然美丽的歌声……

  这些天,我一直为自己该怎样死而焦虑不安,我的身体极度不适,但我没上医院,因为前几年有位算命先生告诉过我,我命绝今年,如果挨过了今年,还有几百个日日夜夜。

  经过深思熟虑,我还是选择上街让人打死。

  这些年,我愧对人类,把人们用血汗换来的粮食弄进我的黑洞温柔乡,我有十几幢别墅,而且每一个都养着“小蜜”,我怕光,更不敢走在大街上,“老鼠上街,人人喊打”嘛,我现在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让我的死来向人们陪罪吧!也许后来“鼠”作个惩戒。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可是没有人喊打,连看都没人看我一眼,我慢慢地走着,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我挡住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姐,我想让他大喊大叫,让那些“英雄救美”的人把我打死,我搂着她的腰说:“我要非礼你!”

  那位小姐不但没有喊,还报我一个媚眼说:“看你这派头,不是大款就是大官,我傍你。”

  往日听起来的甜蜜的话,今日听起来如此的刺耳,我丢开她,抱头鼠窜,我想这就是她期望的吧!

  我跑远了,她还在不停地问“电话多少”……

  对面向我走来一位老太婆,我想她年龄大,社会阅历丰富,一定能认出我是一只“老鼠”。

  可是她与我平静的擦肩而过,我忙抓住她的袖子说:“难道你认不出我是只老鼠吗?”

  你是“老鼠”与我有什么关系?现在街上贼眉鼠眼的人多着呢!别烦我,我还要去买菜。她袖子一甩,像年轻了许多似析,飞一般地走了。

  怪哉!怪哉!是我的认识错了呢,还是他们另有期望?

  突然,我眼睛一亮,对!警察有枪,像花生米那样,只要一飞过来就行了。

  我来到一个警察面前说:“警察同志,我是一只‘老鼠’,你用枪把我打死吧!”

  那警察见了我,“啪”的一声就立正了,“局长好!”

  “我不是局长,我是老鼠。”

  “你是局长,两年前你还同我们王局一起吃饭。”

  “你们王局也是只老鼠。”

  “你们怎么是老鼠呢?你们是老鼠,那我们就是老鼠的儿子、孙子,以后请你在王局那里多替我说说话,我的名字叫‘向上官’,电话5188。”

  我慢慢走在大街上,心里乱到了极点,这个社会是怎么了?怎么我的认识与他们的期望相差那么大呢?

  我仰天长叹:“谁来杀死我这只想死的老鼠。”

  阅卷老师点评:本文构思新颖,视角独特,文章采用童话的形式,以老鼠为“自我认识”的主体,显示了人们期望的错位,讽刺了人们是非颠倒,将反常视为正常的麻木心态和不良世风,立意深刻,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