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必修五第一单元作文:缘事析理,学习写得深刻

2019-02-12

  第六堂课,回到高中赛场,作文课《缘事析理,学习写得深刻》。

  执教者,来自西藏,拉萨北京实验中学的黄欣老师。

  相较头一天的传统经典,作文课更不好上。

  一个强调浸润和积累的内容,要在四十五分钟得到很好的展示,太难。

  一直觉得,作文课不适合上公开课。

  第一,一节课所能展示的内容太有限,作文水平的提升更多靠日常的积累和感悟。

  第二,课堂所能展现的更多是所谓的作文方法和技巧,而非指向学生的写作素养。

  第三,好作文注定是个性化的产物,而我们的作文指导则更多是“化异为同”。

  很难相信,短短四十五分钟,一个陌生的老师可以将学生的作文水平“点石成金”。

  前段时间,山中无事,以抄唐宋诗词为乐。

  兴趣渐浓,又读古代诗话,读到很多关于“一字师”的故事。

  元萨都剌有首《送?上人笑隐住龙翔寺》,中有“地湿厌看天竺雨,月明来听景阳钟”一联。

  颔联中的“厌看”原作“厌闻”,这两句诗在当时倍受赞赏。

  但诗人的好友虞集却认为,两句中的“闻”、“听”意义相重,建议改“闻”为“看”。

  为了说服朋友,举出唐人“林下老僧来看雨”之句为出处。

  萨都剌听后为之“叹服”,尊其为“一字师”。

  其实,细想之下,改“闻”为“看”,绝非意义相重那么简单。

  中天竺寺在杭州西湖外的山中,其地湿润多雨,足可令这位“隐者”静静地细看。

  看雨至“厌”,可见看雨时间之长,更可知他清心寡欲,其明镜心台已被拂拭得何等干净。

  将诗句中的“闻”改为“看”,避免了两句中“闻”“听”的重合,使语句更为精粹;

  而上半联的“看”字隐“眼”意,下半联的“听”字隐“耳”意,更符合诗的“工对”。

  同时,“看”字更刻画了上人伫立窗前、看雨消遣的形态和神情,比“闻”字给人的视觉形象更为鲜明。

  清代学者顾嗣立在《题元百家集》中专门提到:“天竺雨淋看点笔,上林花满听鸣珂。”

  这个故事似乎也可以算一个关于“如何锤炼语言”或者“如何缘事析理,写得深刻”的写作课例子。

  举这个例子,无非是想说明,任何的作文教学都需要有一个合适的载体来进行分析修改。

  同时,更需要进入到这个文本载体之中,入其境,悟其情,空讲方法,能有何用?

  如果虞集只是空洞地说理,无论是萨都剌,还是我们,听起来会有多么无聊。

  课堂导入。

  教师用名家论写作的句子引入。

  曹丕《典论·论文》"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刘勰:“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

  杜甫《偶题》“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教师归结,明确:文章重要,可以与生命相比,言为心声,文品即人品。

  喜欢黄欣老师亲切的教态和温暖的普通话,只是觉得导入稍显啰嗦,明快不够。

  教师点出作文(材料作文)的要求:充实,深刻,有文采,新颖。

  教师指出:深刻,是最重要的。

  品析这个开头,在貌似丰富的背后,含金量太少。

  导入,重在“导”而轻于“入”,重在“神”而轻于“形”。

  在实际的教学中,我们常常重心偏移。

  一开始学生接触的不是鲜活的例子,而是冰冷僵硬的理论,毫无疑问,初步感知无法形成。

  同时,引用的写作名言也值得商榷。

  刘勰之言,更多是谈文章形式和内容的问题;杜甫,则是谈创作态度问题。

  严格来讲,和“深刻”都关系不大。

  而教师所言“文章重要,可以和生命相比”,稍显过重。

  至于“充实”“深刻”“有文采”“新颖”哪个更重要的问题,仁者见仁,关键置于什么标准之下。

  教师解题,导问:“缘事析理”是什么意思?

  学生回答,答不上要点。

  教师解说:缘事析理,就是根据事情来分析其蕴含的道理。

  教师导问:“深刻”是什么意思?

  学生回答,同样答不上点。

  教师明确:应是思想深刻。

  教师出示网络图片:哥刻的不是木头,是梦想。

  屏幕出示“深刻”含义:

  透过现象,深入本质;

  揭示事物的内在因果关系;

  观点具有启发作用。

  学生朗读。

  品析这个板块,不得不感叹,执教老师太老实,一板一眼,拘泥于教材而不善变通。

  越是简单的概念,有时候越是无法很好地解释。

  这个作文训练主题本不应该单独解释。

  它应该合起来理解:同样的事情,但是因为分析的道理不同,深刻程度也就不同。

  这样理解的话,更能为后面的教学环节张本。

  同时,关于“深刻”的理解,教师出示的第三种理解也存在问题。

  “观点具有启发作用”就叫“深刻”吗?

  有时候,“新颖”的观点是否更具有启发作用呢?

  还有一个至为关键的问题:脱离载体讲概念,是作文大忌。

  好比不在泳池学游泳,身在三亚讲雪花。

  看了看时间,快十五分钟过去了。

  紧接着,教师带领学生进入文本,《必修5》的相应章节。

  看到执教者的这一举动,听课的我暗自着急。

  教材里提供的是一个关于如何“写得深刻的”话题,而非一个“写得深刻”的文本。

  我们需要的是以它为线为点,而非为本为纲。

  教师要求学生朗读第一段,导问:“深刻”是什么?

  学生朗读之后,回答:说正确、透彻的道理。

  听到这里,有咯噔了一下:前面讲了那么久的“深刻”就是为了告诉学生老师的表述和教材不一样吗?

  还有一个隐忧,教师在逐渐偏离主题,本节课不是讲“如何深刻”,而是“如何缘事析理”,写得深刻。

  课堂进入方法介绍。

  先说“以小见大”,教师请学生朗读相关内容。

  扫视四周,闷然的夏日,满满的会场,多人恹恹欲睡。

  学生朗读完毕,教师请学生朗读“箕子论说纣王”的故事。

  教师导问:这个背后有一句话,你们知道是哪句么?

  天啊,最害怕这样的提问,站在学生的角度想: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课堂教学不是综艺节目,不是“我猜我猜我猜猜”,没有角度,没有理解,怎么说。

  教师提示:开头是个“由”字,“由”什么?

  倒是这个问题激发了下面很多听课老师的兴趣,突然挺起了很多身体,都在想“由”什么?

  我大概猜测了一句,但回头想想,联系这个故事,不对啊。

  旁边一个听课老师,很着急:是哪句呢?是哪句呢?

  另一老师的回答幽幽传来:“由”她去吧。

  连续几个学生都无法猜到。

  教师公布答案: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听到这个结果,我如果是学生,真的想追问老师一句:纣王原来的生活,算俭么?

  这句归纳,和这堂课有关系么?

  这堂课讲的是“缘事析理,学会写得深刻”,不是通过一个故事,让我们获得什么启示。

  继续学习“比较鉴别”,同样请学生朗读相关文字。

  朗读完毕,与前面操作不同的是,教师出示了今年广东满分作文《让纪念闪耀理性光芒》。

  学生先朗读前半部分有关“德国的态度”部分,然后再出示有关“日本的态度”部分。

  教师小结,通过“比较鉴别”,让我们对“纪念”的理解更深刻了。

  听到这里又有疑问:重点是如何“比较鉴别”,而非“比较鉴别”怎么样啊?

  品析“方法介绍”这个环节。

  这个环节在整个课堂教学中,花时最多,内容最多,但是效果有限。

  首先,脱离内容谈方法,意义多大?

  教师在引导学生了解“以小见大”“比较鉴别”两种方法时,有两个步骤。

  先通过文本了解概念,然后分别通过一个古代故事和一则广东满分作文来感知,重心放在“方法”是什么。

  很显然,这里教师有一个课堂教学的偏移。

  就课堂教学而言,感知“方法”是什么,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学习如何通过“方法”让作文写得深刻。

  其次,所选例子一故事一满分作文,价值多大?

  教材用“箕子的故事”引出“以小见大”这个话题,而非教学生如何“以小见大”;

  广东满分作文是通过比较鉴别来深刻说理,但是教师重心放在感知结果,而非体验过程。

  第三,方法与实践脱节,效果多大?

  很多的作文教学,都是先讲方法,然后让学生实践。

  到底最后的作文,是学习这个方法后的结果呢,还是平时的实力使然?

  为什么不让学生在过程里感受方法,辨析方法,领悟方法呢?

  教师推荐诗歌《神女峰》,朗读并强调最后两句: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教师要求学生解说这两句内涵。

  听到这里,迷糊了。

  首先,《神女峰》的出场太过突兀,比从那石头想像到盼归的女子还要牵强。

  其次,用这个例子,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解说两种方法么,还是介绍第三种方法?

  很多环节,看起来都是“罗丹的手”,应该毅然决然地砍掉。

  下一个环节,“迷你汉字听写大会”。

  此环节一出,我心更紧:姐姐,你走远了……

  虽然大致明白她的目的和指向,但是外围的东西太多,学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动笔!

  首先是让一个学生上黑板,其余学生在下面听写:安详,绯闻,赊欠,大快朵颐。

  教师出示新闻材料《让每一道题目激活经典智慧,让每一次点评传承民族基因》。

  新闻材料说去年的汉字听写大会暴露出国人对常见汉字的疏离,比如这四个词语错误率很高。

  教师要求学生朗读材料,请学生发表观点。

  学生1回答:是一种文化的缺失……

  学生2回答:文化不等于汉字,汉字日渐成为中国文化的负担。

  听到这里,心里暗叹:多好的资源啊,姐姐你一定要抓住。

  毫无疑问,出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理”,都是通过“以小见大”的方法出来的。

  教师应该立刻抓住,并请他们分析如何“缘事析理”的,用到了什么方法。

  进一步追问:这个理是否深刻?深刻在哪里?

  执教者抓住了,她的说法是:汉字是美好的,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她忘记了这节课的目的,她被带走了……

  铃声响起,教师继续出示关于本月电影票房的材料。

  材料出示《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小时代4:灵魂尽头》的票房资料。

  请学生谈感受。

  好材料,贴近现实,又是学生感兴趣的材料。

  高票房的背后,并非高质量;但是好作品,没观众,也值得思考。

  这个话题,有很多可以“缘事析理”的地方。

  可惜,出现的时间太迟了。

  更可惜的是,教师又追问了一个问题:在你看过的电影中,你最喜欢哪一部?

  教师再次从中轴线上拐弯而去。

  本以为教师会顺势结束,但是“老实”的老师还有最后一个环节:出示上课学校的理科状元资料。

  理科状元说了一段关于“奋斗”的话。

  听到了这里,差点“无语凝噎”:

  为什么不用这个开头?先用这个理科状元引出“奋斗”话题,先省略他的论述。

  这节课为什么不就谈论一个“奋斗”的话题?

  为什么不通过这个理科男三年的学习经历进行“缘事析理”,让学生学习如何写得深刻?

  因为有人认为三年的学习经历最大的效果就是考上了一个好的学校,当上了状元;

  有人却认为三年的学习,艰苦背后最有价值的是自己心灵的成长;

  …………

  遗憾,遗憾,空留遗憾一串串……

  《倚天屠龙记》二十四回中,有一段关于“忘记”的故事。

  张三丰将自己新创的太极剑传给张无忌,让张无忌现学现卖,去斗赵敏手下的阿大。

  张三丰将太极剑慢吞吞软绵绵地演了一遍,问张无忌看清楚没有,又问他忘掉没有。

  张无忌想了想,说忘了一大半了。

  接着张三丰又表演了一遍,竟和前次完全不同,又问张无忌忘记了没有。

  他说,还有三招没忘。

  这么教下去,直到张无忌说全忘记了。

  张三丰道:“不坏,不坏!忘的真快,你这就请八臂神剑指教罢!”

  接着张无忌就以这一套已经忘记招数的剑法,用一柄木剑去斗东方白。

  只见“一柄木剑在这团寒光中画着一个个圆圈,每一招均是以弧形刺出,以弧形收回……始终持剑画圆。”

  张无忌赢了。

  这个故事是可以给我们做教师的一些启发的。

  张无忌忘了么?

  忘了,也没有忘。

  他忘记的是具体的招式,但是他记住的却是这套剑法的精髓。

  好的课堂教学,其实也应该如此。

  我们应该教会学生记住“该记住的”,而忘记“该忘记的”。

  作文课,尤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