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以定格为话题作文1000字

2020-05-16

  第一篇:定格

  曾看过这样一个画面:在一条普普通通的巷口有两双鞋。一双很大很破,一双很小很新。这两双鞋很简单,一瞧就知道是穷人家的。不过这却让我感触到:父亲的鞋一直陪在身边。

  每个人都有各自成长的经历,或多或少对生活都有些感触。生活的一点一滴都会定格在你的脑中。有些事会渐渐忘记,可有些事你却永远也忘不了。

  我的妈妈很时尚,很美,思想很潮流,很好沟通。我与妈妈之间不会产生代沟。这一点我很庆幸。

  我的爸爸很简单,很朴素。应该这样说吧,他认为我和妈妈很奇怪,所以很多事都无法明白。我也因此而排斥爸爸,他太“土”了。那一次,爸爸在我脑中定格了。我发现爸爸真的很爱我,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他也不会。

  这个高二暑假,很“幸福”,不用补课。我每天做完作业就玩,看似无忧无虑的。有一天,我们家门前突然多了一张海报说要拆迁,让这里的人做好搬家准备。我顿时傻了,我住在这里快20年了,怎么突然就要搬了呢……

  妈妈说,丫头啊,没你什么事,你好好学习,一切交给我们。我点点头,我知道没有我什么事,我也知道我高三了。只是如果真的离开这个地方,会舍不得……想到这个,就会有种莫名的失落。

  夜里,我坐在床上,看着星空。呵……像我这样爱睡的人却失眠了,不知道为什么。夜好安静,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可以享受周围的一切,没有人打扰,也无需过多的语言。

  突然,从另一房间传来争吵声,我慢慢走近,是爸爸妈妈。我站在门前看着,也沉默着。其实,自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爸爸妈妈的性格不合。从小,我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他们的争吵声。这次因为拆迁装潢的事,我早该猜到了。

  爸爸的不谦让,让妈妈更恼火。他们动手了。以前的我会上前阻止,可现在的我却保持着沉默,静静的看着。也许我觉得这种把戏令我厌恶了。我或许已经无所谓了。

  终于妈妈又再次“离家”出走,拿着衣服从门前走过时,看到了我。我有那么一刻是期待妈妈叫我一起,可是她没有,她只留给我冷漠的眼神,然后一人走了。我仍沉默着,我突然发觉我我连累谁都没有了。以前的很多次,妈妈走时,我都会哭着抱着妈妈求她别走。成年后的我却没了这一举动,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冷漠?连一滴泪都没有……

  我看向爸爸,看到家里被摔碎的东西。或许这一次是真的,或许这一次我就会成为孤儿。我依旧没有说话,始终站在门前看着这一切。终于爸爸开口了,女儿,这一次和你妈妈是真的,我受够了,你考虑一下,爸爸不会不要你,爸爸会养你,没有妈妈也没关系。

  爸爸以前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可这一次,我真感到了爸爸的语气,那么重……爸爸是认真的,可我还是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就算真的散了,受伤害的也还是我!我回房了,我想到的并不是我应该选择谁,而是爸爸的那句话。从那一刻,我不再排斥爸爸,脑子在那一刻定格了:爸爸爱我,要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

  虽然家里只有两个人的鞋,但是我知道这鞋一定会永远陪着我!

  这个回忆定格了,今生磨灭不了……

  第二篇:让记忆定格

  或许总有那么一些人,活着时默默无闻,死后却感动着所有的人……

  刹那间的天塌地陷,山崩地裂,当人们远在茫然时眼前已惨不忍睹了,残垣断壁,哭喊载天,灾难,四川的灾难,中国人民的灾难,就这样一瞬间来临了……

  时至今日,5·12已深深地刻在每个人心中,人们在恐惧那一刻,也在感动那一刻……

  在四川地震发出红色信号时,人民解放军在道路严重阻塞的情况下,以惊人的速度赶往重灾区-汶川。

  武文斌,济南军区铁军某师炮指连士官党员,5月13号,当济南军区接到抗震救灾的命令时,武文斌被告后留,一向脾气温和的他,当时就急红了眼终于,武文斌经过多方交涉被派往灾区,刚到灾区,他就拼命的参加救援,在救灾的32个日夜里,他一直“找活干,抢活干”干完自己份内的就帮其他战友干,一身军服总是湿了干,干了湿,战友们都记得武文斌说的这样一句话:“我们一定要多救人,这样才对得起我们这身军装。”

  6月17日晚,三天三夜没合眼的武文斌和战友们御下8车50多吨的活动板房,终于因肺部大出血永远的休息了,在生命最灿烂时结束了,如烟花一般,刹那间结束了26岁生命最闪望的时期,就这样,没留下片刻豪言壮语,一个年轻的生命永远的留在汶川,长眠于人们的心中。

  参加悼言的人,很多人都与武文斌素昧平生,但仅凭一句:“一名解放军战士活活累死在灾区”所有人都感动了,都哭了……

  生命是那么的脆弱,而武文斌则用生命书写了另外一篇华章-死得光荣;死得伟大;死得豪迈;四川不会忘记这个年轻的名字-武文斌,中国更不会忘记党和人民的好儿子-武文斌。

  如果霍金被称为奇迹,那么中国的寥智可谓真正的不屈。

  如果没有5·12这场天灾,年仅19岁的寥智还能奔跑,还能自由自在的舞蹈。

  一瞬间失去了双腿,让任何一个常人都难已经接受,更何况一个年仅19岁的舞者,但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多年“习舞”的寥智就是在那场天灾中失去了双腿,当人们都在为这个年轻的生命惋惜时,寥智却异常平静的要求在成都公开跳一支舞,寥智的顽强感动了身边的人,大家多方筹备,终于在成都的一个礼堂里,演出拉开了帷幕。

  寥智要跳舞的消息传开了,这一天成都下着蒙蒙细雨,却丝毫挡不住人们观舞的热情,节目开始了,一面大鼓上留下了寥智艰难而精彩的舞姿,这一段“鼓舞”如熊熊烈火,燃过四川人民的心,燃起全国人民心中不屈的烈火。

  当寥智“走”下舞台,一名记者问道:“做为一名舞蹈演员,失去了双脚,对此,你懊恼吗?”寥智边擦汗边说:“我会懊恼,但我相信,我会站起来,四川人民会站起来,全中国人民都会站起来。”

  地陷天不塌,大灾有大爱,当记忆在他们身上定格时,请记住那些活着时默默无闻大灾大难时却能感动着你、我、他的人……

  第三篇:定格在记忆的画面

  又是一个仲夏的不眠夜,在蝉鸣蛙噪中,我不停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怎么也静不下来。或许是心中的烦躁触动了记忆深处,一个夜晚。

  那也是一个燥热难熬的夜,空气中的燥热不断地侵入我的身体,侵入我的内心,心中的烦闷更是不断地烘烤着我的身体。沉重的双眼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倦意铺天盖地地袭来,却迟迟无法促使我安然入睡,只能徒劳地在浅睡眠与清醒的边缘无奈地徘徊。汽车的轰鸣累成烦躁郁积在我的心头,又似乎堵住了我的呼吸,使我闷得难受。平日寂静的夜为何变得如此聒噪!我不停地翻来覆去。

  动静似乎惊醒了母亲,她轻轻地走过来,低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刚刚萌生出来的一丝睡意被她驱散了。我不仅没有因吵醒她而感到抱歉反而怒气冲天。就在我满腔怒火将要发作时,微睁的双眼与母亲担心的目光相对,那张充斥着紧张、焦虑的疲惫的脸让我的怒火莫名地消散了,目光闪烁间,涌在舌尖上的话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没吭声。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还好,不烧。”只听她喃喃自语。谁说我发烧了,烦不烦啊!我一下把蜷在床脚落的被子踢了下去,然后不耐烦地转过身。这似乎惹怒她了。母亲站了起来,转身走出我的房间。睡觉去吧,别来烦我了!我将头埋进臂弯。

  被她这么一折腾,这时我只能带着沉重的倦意清醒着。我闭上眼,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数了大约六十来个数,我不耐烦地打断自己,这样数要数到什么时候?干脆什么也别想,或许就睡去了。可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心中渺小的我疲于奔命地跑来跑去驱赶着念想,可却像螳臂挡车。

  一阵凉风徐来,吹散了所有的念想,一只柔手轻抚着我,抚平了躁动的心,我讶异地转过头,母亲坐在床头,一手拿着扇子,一手轻轻抚着我,见我转身,轻轻地说:“孩子,太热了吧!现在凉点了吗?快睡吧!”姗姗来迟的睡意带着深深的内疚嵌在我心中,我轻轻点了点头:“你也早点去睡吧!”就被睡意拽入了梦乡。

  再次睁开眼天已大亮,我似被什么拉起,推进了父母的房间,看见母亲手拿扇子坐在床上睡去。睡得那样沉,那样甜。心中渗出的点点暖意落在母爱的湖水里,没有声响,却泛起层层爱的涟漪。

  不知从何而来的睡意再次侵入使我入睡。恍惚间,母亲那晚慈爱而疲惫的脸庞若隐若现。

  有那样的一种爱,在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会一点点地,开出花儿来。那暗香浮动的花儿,永远不会凋谢,因为,爱一直都在,永远都在。

  或许,爱真的只是瞬间,但记忆中,那瞬间,定格成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