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以定格为话题作文

2020-05-22

  第一篇:定格

  月光如水,温柔的披洒在大地上。山,连绵起伏,伟岸深沉;风,穿梭在山间;流水,在谷底静静地聆听着风儿的低吟浅唱。

  在这清澈的水底,闪动着一些零星的碎片,那是历史留下的痕迹……

  汨罗畔·大夫叹

  天地被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京都显得那么安谧。青石板上不时传来的马蹄声、脚步声,却是那么惊慌、凌乱。

  太阳还没升起,汨罗江上白雾蒙蒙。江边伫立着一个身影,那便是屈原。想他满腔热血,忠贞爱国,却不遇明主。国都即将沦丧,他却无能为力。誓不做亡国之徒的他,选择了与江水共存。在太阳升起之时屈原怀抱巨石,跃入江水。

  这一刻,滔滔江水为之冻结,历史在此定格。

  乌江边·霸王血

  乌江边,一匹马焦躁的喷吐着热气,不时望望喷流不息的江水。乌江亭长不停催促着项羽过江,可他却依旧只是凝视着虞姬暗淡的眼眸。因为一时之仁,放走了刘邦小儿,并不是他自视过高,而是不愿失信于天下。如今,却导致全军覆没,连虞姬也……

  乌江亭长又在催促了。过奖?教她如何放下虞姬,放下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独自逃生?如何面对那江东父老?一切,又真能重来吗?

  身后的马蹄声如雷般奔来,送走了爱马和乌江亭长,他了无牵挂,长风骤起,战袍纷飞,挥剑转身,鲜血顺着剑锋流下。

  这一刻,猎猎长风为他停止,历史在此定格。

  ……

  那零碎的片段又岂是我们够读懂读透的?让历史为之定格的场面不仅仅只有这两个,它们在河底熠熠生辉,不时随波前进。

  风儿依然在继续吹着,流水依然在不停跑着,历史的齿轮一刻也不曾停歇,却留下了无数珍宝。

  历史的瞬间,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让我们追随历史的脚步,去寻找它定格的刹那,将定格的片刻,变为永恒!

  第二篇:定格

  清晨,睁开惺忪的睡眼,望向窗外,一片洁白。仿若置身天宫,被团团洁白的云朵包围。揉揉眼睛,走到窗边,哦,原来是下雾了!推开窗,任那冰凉的雾气翻涌进来,触碰我温暖的脸。闭上眼,深呼吸,呵,似感觉到泥土的气息,一切都那么美好呢!

  太阳东升,把它那温暖的光芒洒向大地。于是,万物承载着它的温暖从睡梦中醒来。

  看,田野中,农民伯伯们忙着收割稻子,他们边割边笑,为今年的丰收欢笑。是啊,看那金黄的稻穗在风中掀起层层波浪,似在为自己的成熟而翩然起舞。“老头子,来,歇歇。”一句温柔的话乘着风飘进我耳畔,循声望去,原来是一对老夫妻。“来,喝水。”老婆婆递给老爷爷一碗水,“你也喝。”老爷爷接过水,边帮老婆婆把脸上的泥擦掉边说。“你先喝吧!”老婆婆说完,又从布包里拿出毛巾帮老爷爷擦汗,老爷爷甜蜜地看着老婆婆。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画面定格了,稻子笑了,老婆婆和老爷爷脸上都洋溢着幸福与快乐!

  中午,阳光比早上炙热了,大家都收拾东西回家吃饭。妇女们在家忙了一桌家人爱吃的菜,站在家门口等候家人回来。她们踮起脚尖,扶着门框,够着头,焦急地等待。恍惚间,妇女的皱眉消失了,嘴角咧开了舒展的弧度——家人回来了。她们连忙小跑过去,接过男人们手中的镰刀,拍拍他们身上已干了的泥土,“洗把脸,准备吃饭!”男人们应了声,走到厨房,把满是泥巴的手伸进准备好的温水里,重重呼出口气,“哗哗”地把水扑到脸上,女人们递过毛巾,大家相视一笑。擦好脸,一起去吃饭。饭桌上,大家各拿各的碗盛饭,女人们忙抢过碗,推他们去坐,嘴里唠叨着:“都忙一早上了,歇歇,我来!”那一刻,时间静止,画面定格了,一家人幸福地享受着忙碌后的温情。

  傍晚,太阳下山,恋恋不舍地把半边脸伸出,俯瞰大地,羞红的脸染红了半边云霞,也染红了一个个装车回家的庄稼人。女人们在前面骑车,男人们在后面推,愉快地哼着歌。道上遇见有人家车推不动的,上前搭把手,相互道贺好年成!在交叉路口,东西人家遇上,先不忙让路,停下车,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今年的收成,笑声充斥上空。言尽,大家争着推车让道,在笑声中分别。回到家,卸车,要先把稻穗堆起来,好方便来日打谷。于是,男人堆垛,女人在下面扔稻。“在丰收的田野上……”男人边堆边唱,女人边笑边和。那一刻,时间静止,画面定格了,彼此深情对望,看着自己的收成,一切劳累和辛苦,都随风而逝了!

  当夕阳收尽最后一抹余晖,黑夜到来,万家灯火通明,炊烟四起。朦胧的雾气从四周涌出,再一次将安静的村庄笼罩在喜庆之中……一切都那么美好!

  时间还在继续,画面还在定格……

  第三篇:定格

  曾看过这样一个画面:在一条普普通通的巷口有两双鞋。一双很大很破,一双很小很新。这两双鞋很简单,一瞧就知道是穷人家的。不过这却让我感触到:父亲的鞋一直陪在身边。

  每个人都有各自成长的经历,或多或少对生活都有些感触。生活的一点一滴都会定格在你的脑中。有些事会渐渐忘记,可有些事你却永远也忘不了。

  我的妈妈很时尚,很美,思想很潮流,很好沟通。我与妈妈之间不会产生代沟。这一点我很庆幸。

  我的爸爸很简单,很朴素。应该这样说吧,他认为我和妈妈很奇怪,所以很多事都无法明白。我也因此而排斥爸爸,他太“土”了。那一次,爸爸在我脑中定格了。我发现爸爸真的很爱我,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他也不会。

  这个高二暑假,很“幸福”,不用补课。我每天做完作业就玩,看似无忧无虑的。有一天,我们家门前突然多了一张海报说要拆迁,让这里的人做好搬家准备。我顿时傻了,我住在这里快20年了,怎么突然就要搬了呢……

  妈妈说,丫头啊,没你什么事,你好好学习,一切交给我们。我点点头,我知道没有我什么事,我也知道我高三了。只是如果真的离开这个地方,会舍不得……想到这个,就会有种莫名的失落。

  夜里,我坐在床上,看着星空。呵……像我这样爱睡的人却失眠了,不知道为什么。夜好安静,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可以享受周围的一切,没有人打扰,也无需过多的语言。

  突然,从另一房间传来争吵声,我慢慢走近,是爸爸妈妈。我站在门前看着,也沉默着。其实,自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爸爸妈妈的性格不合。从小,我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他们的争吵声。这次因为拆迁装潢的事,我早该猜到了。

  爸爸的不谦让,让妈妈更恼火。他们动手了。以前的我会上前阻止,可现在的我却保持着沉默,静静的看着。也许我觉得这种把戏令我厌恶了。我或许已经无所谓了。

  终于妈妈又再次“离家”出走,拿着衣服从门前走过时,看到了我。我有那么一刻是期待妈妈叫我一起,可是她没有,她只留给我冷漠的眼神,然后一人走了。我仍沉默着,我突然发觉我我连累谁都没有了。以前的很多次,妈妈走时,我都会哭着抱着妈妈求她别走。成年后的我却没了这一举动,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冷漠?连一滴泪都没有……

  我看向爸爸,看到家里被摔碎的东西。或许这一次是真的,或许这一次我就会成为孤儿。我依旧没有说话,始终站在门前看着这一切。终于爸爸开口了,女儿,这一次和你妈妈是真的,我受够了,你考虑一下,爸爸不会不要你,爸爸会养你,没有妈妈也没关系。

  爸爸以前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可这一次,我真感到了爸爸的语气,那么重……爸爸是认真的,可我还是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就算真的散了,受伤害的也还是我!我回房了,我想到的并不是我应该选择谁,而是爸爸的那句话。从那一刻,我不再排斥爸爸,脑子在那一刻定格了:爸爸爱我,要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

  虽然家里只有两个人的鞋,但是我知道这鞋一定会永远陪着我!

  这个回忆定格了,今生磨灭不了……

  第四篇:定格

  叶的离去

  是树的不挽留

  还是漂流

  琴声悠扬

  是夜的宁静

  还是爱的牵连

  琴声追随着风儿

  飘啊飘啊飘!

  下一个驿站会在何方?

  一台120贝斯的大便携式的电子琴,摩挲的岁月也尘封不了他的光泽。黑白的琴键,因母亲的担心,被包裹了好几层。

  小时候,她经常在电视里看到音乐大师们动人的演奏,秀长的手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轻快地飞舞,优美的旋律在耳畔悠扬的回荡。一种向往的美油然而生。

  灰暗的墙面,折射出颤抖的烛光,她颤抖着吐露出久久前的念头:“爸,妈,我想学钢琴。”

  “嗯?”父母相觑着无奈说,“家里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况且学琴是很贵的。“怎么突然想学琴了?”是父亲不忍心的打破着她的梦。

  “在电视上看到的!”见一旁母亲欲叹又止,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会好好学的。”

  父亲看了看母亲,微微的点了点头。“哇,我终于可以学琴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她惊喜地大声尖叫着。烛光也似乎在舞动。

  由于经济上的原因,父亲给她报了便携式的电子琴班。失去了兴趣的她刚开始还挺认真的,但到了后来原形毕露了。上课,她就在那浑水摸鱼,有时还偷偷出去玩,到街上,她总会站在钢琴点的橱窗前,痴痴的凝望!每一次放学后,父亲都会面色铁青的背着琴,汗珠如青豆般大小,一颗颗的滑落着。但她坚信自己没有错,

  如期而至的考试,她终于意料中的失败了。发榜的那天,父母高高兴兴的带着她去。一溜红色的“通过”被那黑色的“不及格”给无情的打断了,那个人就是她。母亲伸手拉她,“走吧。”指尖冰冷。

  回家后,乌云压着雷电翻滚而至。

  “说说吧!”父亲的的声音骤然响起。

  “说什么?”她的手指缠着衣服嘟哝着。

  “同样学的琴,人家都过了,而就只有你一人不及格!”父亲竭力地按捺着自己的怒气。

  “我要的不是便携式的电子琴,是钢琴。”她冒着冷汗道。

  话声刚落,父亲腾站起来,高高地扬着手,却始终,没有落下。其实父亲早就知道那不是好办法,难以承担巨大的费用,才出此下策。

  “你这孩子,难道便携式的电子琴就不是琴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爸爸为了你学琴挣钱多辛苦,就为了你一句话,全家人都要累死累活的,你怎么还不知足呢?”母亲诧异的扭过了头。

  “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会努力的。”她别过头去哽咽道。泪水簌簌的往下流。

  暴风雨后,孩子的学琴的态度改变了很多。父母欣慰的眼眸里放映着她上课时的认真的脸庞,闲暇的时候,小屋里也传来支支吾吾的琴声。

  繁花尽谢时,一学期已经接近尾声了。

  汇报演出那天,老师把听得正入神的她的父母叫到了一旁,笑问“上次,和你们说的事商量好没?这孩子真挺的确天赋。”

  “恩,我们要让她继续学下去。”父亲伸手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抽出钱币数了又数,抹平了钱角,双手递上。

  这一次一溜的“不及格”中只有她是红红的“通过”。她搂着母亲的脖子,欢快的笑着。金色的阳光肆意的绽放。

  回到家后,孩子发现一个大箱子。“这是什么呀?”她跑上前去,拉链一拉,掀开白罩,“哗——”一台崭新的钢琴映入眼帘。洁白的琴板下,有着一排圆润可爱的黑白琴键,即使是在阴暗的屋子里也显出光彩夺目的光芒。

  她,原本想收获一缕春风,他们却给了她整个春天;她,原本想要一簇浪花,他们却给了她整个海洋!此刻,在她的眼里没有冰冷冬天,只有温暖春天!

  如今,花束灿烂,飞鸟与还;而心中的琴声依旧飘扬,永远无法释怀心中的琴结——情结。那一刻,也许就是被定格的琴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