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关于初中教师节的作文:难忘的老师

2019-01-07

  又到教师节了,秋风渐起,往事一一向我涌来。老师的面容就像父亲的面容,在眼前清晰可见。

  他叫徐新民,做了我三年的初中老师。他从海拉尔调到我们学校时50岁,长得清瘦清瘦的,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在背后,同学们有的叫他徐老头,有的叫老徐头。我从来不这样叫,因为我是班长,也是老师眼中的乖孩子。

  作为学校的引进人才,徐老师教学经验很丰富。他的课讲得极为生动,因而使枯燥的数学妙趣横生。

  印象最深的是“提取公因式”。他说他的老师叫温汇满,当年给他们上这一课时在黑板上写下氵(昷+匚+),他一下就记住了。而今,他又传授给他的学生,让大家很快理解了这个新公式。我那时数学成绩优良,完全得益于徐老师的循循善诱。他还送我一本习题集,告诉我不能满足于目前的学习状态,一道题往往有几种解题方法,一定要多揣摩。

  徐老师很有文学修养,但有时挺马虎。一次,我去他的办公室,见黑板上写着一首诗:“嘻语好相逢,人去影无踪。没有苏冠兰,哪寻丁杰穷?”《第二次握手》我看过,明明是丁洁琼,怎么成了丁杰穷呢?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即向他指正。他不禁放声大笑,马上用粉笔改正,还连连夸我,说我更适合学语文。

  当时,我们所在的子弟学校教学力量相对薄弱,一些学生转学到附近的十三中。徐老师知道后,在黑板上写下几句唐诗: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那遒劲的笔迹,我至今记忆犹新。我知道他用心良苦,想让我们安心学习,不要受外界的干扰。花开人间,春色无边,每一所校园,都有独特的风景。

  一晃,我离开母校25年了。25年,只遇见徐老师一次。前些时听同学说,他身体仍很硬朗,正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耄耋之年的徐老师,还记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却是忘不了他的关爱,怀念他的严谨、慈爱和诲人不倦。

  曾写过一副对联:“三尺讲台育芬芳桃李,一支粉笔书甜美人生。”现在,我把它送给徐老师,愿他身健心舒,颐养天年。

本文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jiaoshijiezuowen/1592795.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