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记忆

2019-07-11

  那是发生在2年前的一件事,可是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那时我还小,刚上3年级。正是盛夏,天气非常炎热,知了在树上有气无力地叫着。我口干舌燥,喉咙简直就有冒烟了,忽然,我看见村东头的那块地里的绿油油的西瓜地,我的头脑里顿时就冒出一个念头——去偷瓜。我东张西望,只见空旷旷的西瓜地里只有一个孤立的简易帐篷,而瓜农哪?正在帐篷里酣然入睡。

  我可得实在是受不了了,见四周无人,就弯着腰,窜进瓜地,小心翼翼地绕开帐篷,只见一个个绿油油的西瓜像圆圆的大皮球,我捡了一个个大的西瓜,敲了敲,自言自语地说:“嘿,熟透了,熟透了,就吃你了。”于是,顺手就把它摘掉,抱着西瓜就慌忙溜掉了。

  我跑进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干水沟里,坐在石头上,不一会儿,把握热的满头大汗,没想到水沟这么闷热,还是出去吧!于是,我双手抱起西瓜往石轻轻上一碰,只听见咔的一声,西瓜崩开了,红沙瓤,黑瓜子,看了就让人眼馋。我再也忍不住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西瓜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不一会儿,我把整个西瓜都吃完了,拍了拍皮球似肚子,把我涨的都走不动了。不过我感觉爽极了,也不渴了,浑身也有力气了,我马上离开了哪个像个闷罐似的水沟,用稳健的脚步向家走去。

  就这样接二连三的光顾西瓜地。

  没想到事情发生了,一天,我刚进家门,看瓜的老爷爷整合妈妈说着什么。我心里顿时知道怎么回事了,忐忑不安地向家走去,我走到妈妈跟前,老爷爷笑着说“双回来了,我也该走了。”我听了老爷爷的话,就明白话里的意思。我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妈妈开口了,说:“双,是不是你偷了邻居爷爷的瓜?”“我……我没有偷。”我说道。妈妈又说:“不是你,你结巴个啥?一定是你做贼心虚,说,到底是不是你?”经过妈妈的再三逼问,我终于把偷瓜的经过全招了。“你这孩子,村上的人读说你是好孩子,做向爷爷认个错去。”

  事后,我冷静下来,仔细品味老爷爷语重心长的话语,觉得他非常和蔼可亲,我也感到非常的后悔,内疚。它好像烧红的烙铁一样烙在心坎上;它像老师一样,时刻教导我怎样做人。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抹不去的回忆。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xushizuowen/2075220.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