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之后我只能奔跑

2019-02-17

  我住在这样一个小城,没有喧哗的街道,路上的车很少。偶尔一群孩童会驰过划起你雪白的裙摆然后漾起一阵欢笑。常常听起哪儿家妈妈又开始寻自己的孩子回家而响起的呦呵声。古灵精怪的孩子会抬起脑袋“诶”。然后拍拍泥土回家,身后还有未净的灰尘好像舍不得似的在空中打转。我没有及腰的长发而是一头短发一种清爽的感觉,难免会有一种男孩子的味道。时常被大人喊做“假小子”。我是及其喜欢这个称号的总是露出两颗大门牙“咯咯”的笑。尽管妈妈说这样很不文雅。我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总是在溜出家门在各个小巷里嬉戏。跟风一样和妈妈捉迷藏,在年迈的奶奶家卖乖骗取一块糖,在叔叔伯伯家蹲着看电视。无忧无虑,不曾有何苦劳也不必像谁诉说。这个小城并不华丽并不骄傲,有着悠长宁静的声调。也不知是谁家的小猫在屋顶上伸出一个慵懒的懒腰。温柔的阳光洒在这儿小路上跟随着梅花脚印背着一个破背包来一场自己的旅行看世故炎凉记在心里温尔一笑。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zhouji/1861267.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