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晦气的大公鸡

2019-03-12

  你赞美过公鸡吗?我想你一定会。

  一提到公鸡,你一定说过这样的话:它披着一身美丽的羽衣,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谁看了都会觉得它与众不同;高傲地站在高处,显示出它特殊的身份;那及时的啼鸣,总在提醒人们它的重要。原来我也这样做过,现在我眼里充满了仇恨、恐惧,还有说不清的东西。这还得从我的邻居说起。

  邻居是个地道的农民,农家院该有的,他家都有,自然少不了养公鸡,当然也有美丽的。它们小的时候,我每次看到它们,都愿意多看它们几眼,我也喜欢它们每天的三遍啼鸣。现在,我连一点点这样的心情都没有。

  已经是六年级学生的我,并没有感到在校学习有多紧张,找紧的是我妈妈。我家没有闹钟,邻居家的公鸡成了我家的闹钟。每天鸡叫二遍,妈妈准时叫我起床,催我洗漱,完成她布置的作业――让人心烦的、没完没了的影响早饭胃口的作业。

  前几天,邻居家在卖公鸡,我高兴得不得了,真希望把它们卖得一只不剩,可还是有一只每天照打不误。天哪!我已经要崩溃了,得想个法子对付它才行。你还别说,憋了几天劲,我终于想出了个绝妙的办法。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当那只公鸡刚叫第一声的时候,我就麻利地起床了。其实在次之前,我也没睡好觉。我悄悄地摸到邻居家的院墙底下,听了好一段声,才笨手笨脚地爬上墙,恐惧不知不觉地也爬上了心头。还好,我有爬墙的经验,总算落到邻居家的院子里。落地的扑通声惊得我伸长了脖子,好半天才收回吐出来的舌头,恐惧已经占领了我的心,觉得四周有眼睛在看我。

  稳定了一阵子,我挪到了公鸡住的小仓库门口。门是锁着的,公鸡是从掉了半块玻璃的窗户进去的,我怎能进得去,真失算,咋办?我已经开始哆嗦了。四下里摸索时,我从窗台上摸到了一串钥匙。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拿起来就开。谢天谢地,门被我打开了。我一时来了精神,一闪身,进了仓库。

  四下里黑糊糊的,我不知道那个要倒霉的家伙睡在哪?也许是我的声音惊动了它,窗台下发出了“咯咯”声――它暴露目标了。我凝神定气,隐约地发现它爬在那。我知道它有夜盲症,累死它也发现不了我。我胆子大起来,张大事先准备好的袋子口,狠狠地扣向公鸡。那家伙没来得及反应就成了我囊中之物。它不甘心,想挣扎,我连忙扎紧口袋,费了好大的劲才令它不能动弹,汗珠已经在我的脸上爬了。真实做贼心虚,我听了好半天的动静,才敢从仓库里出来,不知道咋的,胳膊腿软软的,我好不容易爬过院墙,回到自家院子里。

  爸爸妈妈还在睡觉,那里知道他门的女儿干了多么大的坏事。事不宜迟,赶紧得把公鸡送走,因为我没有杀它的胆。我仗着胆,拎着袋子出了自家的门。

  天已经放亮了,东边的天空出现了鱼肚白。四周静悄悄的,马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说不清为什么,我直想哭,想着想着,眼泪真的下来了。远处传来公鸡的叫鸣声,可袋子里的倒霉蛋到现在也没叫一声,动也不动。我怕它死了,连忙打开袋子。还好,那家伙精神着呢。一定是我弄的太紧了,又受了惊吓,它才这么老实。我又开始同情它了,索性扔了袋子,抱着它继续走,我想把它丢远点,让它找不着家。

  我走了很远,天也完全亮了。远处走过来几个人,用某种眼光打量我,特别是我怀里的公鸡,我一时紧张得不得了。“那公鸡是你的吗?”一个人问。“是……是我的……”我不敢抬头,手脚麻麻的,心已经跳得就要冲出来了。“卖我行吗?我不唬小孩,该多少钱就多少钱。”那个人又说。“我……你……你买它干啥?”“小孩儿,我知道你心疼它,我买它可不杀它,拿它当领魂鸡,派完用场就放生,真的!”那个人很和气地说。我想了一会儿就同意了,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把公鸡送远点,又能把卖得的钱送回邻居家。做完了买卖,我一路高歌跑回了家。

  爸爸妈妈正等着我吃饭,看我上气不接下气的,以为我勤快了,早起去跑步。他们哪里知道我干了间天大的事!饭桌上还一个劲地夸我呢。我一时来了兴奋劲儿,问了一句:“妈,‘领魂鸡’是啥意思?”“就是人死在外头,要把尸体或者骨灰弄回家来,得用只大公鸡来领魂,要不,魂回不了家。”妈妈吃着饭,漫不经心地说。“啥?我的妈呀!”这回我真的吓得灵魂出窍了。吃了几口饭,我胆战心惊地上学了。

  那一天,我满脑子里都是恐怖的大公鸡,领着一个血淋淋的魂来找我。晚上,我强烈要求和妈妈睡一被窝,妈妈拗不过我,同意了。我真不知道怎么说大家才相信,那一晚我受了多大的罪。当邻居家又响起了那熟悉公鸡打鸣声时,我早吓得抱住妈妈,连喊叫都不会了。“咋的啦?做噩梦了!”妈妈使劲推我,“有妈在这呢,别怕!”“妈,公鸡叫了,魂儿……魂儿来了!”“说点啥胡话?快睡觉。”“妈,那领魂鸡找我来了。”妈妈被我的语无伦次弄蒙了,一再追问,我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

  妈妈听了,紧皱着眉,不吱声了。“你还真信了?那有的事!别吓唬孩子。平时你总信这些没边没沿的,连孩子都受你影响。”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醒了,气呼呼地说。“天亮了你就把卖鸡钱送过去,向人家道个谦,一人做事一人当,干做干为。睡觉吧,没事乱捣蛋,给你个教训。”爸爸说得很轻松,我哪轻松得了。

  总算熬到了天亮,我看见那只大公鸡站在墙头上,示威似的冲我叫个不停,我哪里敢再打它的主意。妈妈没让我把钱直接还给人家,让我把钱揉成一团扔过去,算是大风刮去的。她还瞒着爸爸烧香祷告,弄得我不知该信谁的。

  咳!那晦气的大公鸡阴魂不散,我可咋办?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liunianjizhuangwuzuowen/93644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