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柴间、叫声、牛奶

  前几天,我和心如、韦涛在心如家楼下的水泥路上学骑车。突然,从对面那栋宿舍楼楼下的一个柴间里,传出了一阵凄惨的叫喊声:“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分明是个老太太的声音,从她的叫喊声里我们听出了悲伤、绝望、愤怒、疯狂、无奈、孤独……我们觉得奇怪,想过去看个究竟,必要时为老太太报个警。可我天生胆小,于是心如和韦涛就“挺身而出”过去了。我在一旁焦急地等着他们,生怕他们出事。他们像侦察兵似地循声探向那个柴间,但很快就逃了回来。我连忙向他们打听情况,他们的回答使我非常失望——什么也没看见,房里的呻吟声、尖叫声把他们给吓傻了,哪敢直起身来往窗里看。第一次行动失败了。

  也许是好奇心的驱使吧,我们又来了第二次行动,还是他俩过去。突然心如“啊”地尖叫了一声,把我吓得毛骨悚然,看来事情不妙。这时他们回来了,我急忙问他们出了什么事,心如说:“据我推断那个人可能是个疯婆婆,并且下身残废,整日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很可能长期遭受家人的虐待,这个柴间就是个牢房,过不了多久老太太饿也会被饿死。可这仅仅只是推断,我们还需证实一下。”

  于是我们又进行了第三次行动。那是一个瞎眼还下肢残废的老太太,听见有人来了,更是呻吟不停、唠叨不止:是他的儿子把她关在这里的。我们气愤极了,俗话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可老太太的子女却把自己的老母亲关在这暗无天日的柴间里,真是丧尽天良、不孝之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孝之人哪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咱报警去!”

  我们刚想走,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姑娘却迎面向我们走来。中年妇女端着盛满水的脸盆、姑娘手里拿着毛巾和香皂,走向了老太太的房间。中年妇女熟练地抱起了老太太,给她洗脸、擦身,姑娘则给老太太洗脚。这时还走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手里捧着饭菜,坐在老太太的床边,一口一口地喂老太太吃饭,而且还跟老太太亲切地交谈着。过了一会儿,那个人拿着空碗出来了,又抱着一箱“李子园”牛奶进去了。我们敢肯定那个人就是老太太的儿子,前面那两个女人分别是老太太的媳妇和孙女,老太太一定是精神失常而且眼残肢残,她的子女一定是怕她眼瞎,到处乱跑会出事,所以才无奈地把她锁在房里……

  好深的亲情呀!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qitaxierenzuowen/20070909160734888.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