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奁

2019-01-30

  是粉色,可我一直以为她是美丽

  总是忽略它的本质

  又或许,是我眼拙

  脸那么空虚的幻构都无法察明

  是粉香,可我一直以为她是体韵

  总是忽略她的本象

  又或许,是我愚笨

  连那么透彻的外象的无法觉察

  原来,都是假的

  那么多骗人的曾经

  却总是无法挥之而去

  我们

  终究是无法潇洒的松手,转身

  然后,不回头

  初三:伊者仁心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shuqing/czsqzw/102409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