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宫殿

2019-02-10

  我是一只蟋蟀,小巧玲珑活泼可爱,一身漂亮的铠甲在皎洁的月光下乌黑发亮。我爱唱歌,在夏夜温暖的月色下,我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在家中的舞台上与池塘的青蛙哥哥以及草地上的小伙伴们一起演奏了一首优美的小夜曲。人们只知道我是个伟大的音乐家,却不了解其实我也是个出色的建筑学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堤岸的青草丛间,我便沿着弯弯曲曲倾斜的隧道来到家门口的花园,啜取草叶尖的露珠。我轻快地从草丛间掠过,一回头,身后的嫩草丛全笑了,一大片一大片,仿佛开花了似的。那片茂密的嫩草丛便是我宫殿大门的伪装,再饿,我也是决不会碰触它们的。

  我的宫殿宽敞舒适,虽然没有奢华的布置,但是墙壁非常光滑。我有客厅、卧室,每一个房间都很清洁、干燥、卫生。在我高兴得想要歌唱的日子里,我就会在微斜的门口弹奏演唱,那一块经我仔细耙扫、收拾得异常平坦的平台,就是我璀灿的舞台。我的家便是这样快乐的天堂。

  我生来便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家,也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学家。虽然我用来挖掘的工具是那样柔弱,但我决不会利用现成的洞穴搭建一个简陋的临时隐蔽所。作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我需要考察很多位置,慎重挑选每一处住址:这个地方一定是在地势较高的草坡上,排水优良,有温和充足的阳光。

  十月,秋天初寒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最理想的处所,于是,我开始了我伟大的建造工程。我一点一点努力挖掘,从门厅一直到卧室。我用前足扒土,还用钳子搬掉较大的土块。我用强而有力的后足踏地,后腿上有两排锯齿,它可以把松软的泥土推到身后,倾斜地铺开。秋天雨水稀少,泥土干燥,所以钻在地底下也可以干得很快。累了,我就在家门口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困了,我就趴在洞口,头朝外,触须轻轻摆动,稍稍打个盹儿。很快,宫殿的主体工程结束了,洞已经挖了两米深,够气派了。余下的时间就可以用来做内部的装饰了,我可以慢慢整修,今天做一点,明天做一点。

  这样一来,在寒冷的冬季,我也可以躺在温暖舒适的宫殿里安然过冬了。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sinianjikuoxiesuoxiezuowen/2108619.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