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权与猫权

2019-02-17

  猫与鼠,这对斗了千年的冤家,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它们之间又演绎出了新的篇章……

  某天,小鼠闲庭信步,左顾右盼,神色甚是倨傲得意。突然,从旁边蹿出蛰伏已久的斑斓大花猫,以虎跃狼腾之势扑向小鼠。

  只见小鼠眼中精光乍现,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早已备好的物什,上书“鼠权”两个镏金大字。大花猫迟疑了一下,细看那木牌,缓缓开口问道:“什么暗器?”哦,各位不必惊奇,猫鼠相斗千年,早已形成两族通用语言——安哥拉猫鼠语。

  小鼠傲然答曰:“现在人类早已发明出‘人权’这个最富有智慧的词语,那么,我鼠族也应拥有鼠权。根据鼠权法有关规定,你今天可不能吃我!”大花猫暗中思索:这个劳什子“鼠权”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要是真有这个东西,今日我若吃了这小老鼠,传了出去于我名声也是不美,这却如何是好?大花猫正在暗中焦虑,眼睛的余光瞥见小鼠嘴角那不屑的笑,心中不禁大为光火。

  它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小鼠看见大花猫似是想出破解之法,心中不禁惴惴,又仔细想了自己的计划,似是没有破绽,勉强定下心神,只是那焦急担心的目光却已出卖了它。

  只见那猫就近从旁扯来一块木块,用锋利的爪子在板上刻刻画画,那猫爪上反映出的幽幽寒光让小鼠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此时逃窜为时已晚,只会被抓回,且落人话柄。

  到时是死是生,可就由不得自己了,小鼠心中暗暗叫苦。大花猫不多时便完成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只见它将木牌背于身后,一步三晃地来到小鼠身边,冷笑一声,那胸有成竹的模样直叫小鼠心惊胆战。只见大花猫从背后将那木牌翻转过来,重重地插在地上,大喝一声:“且看这是何物!”小鼠哪敢细看,匆忙一瞥,只见木牌上“猫权”两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只这一眼,小鼠便如五雷轰顶。它正转身欲逃,却被身后大花猫一把扑住,利爪如钳,脱身不得。霎时间小鼠便命丧猫口,魂魄归天。小鼠在临死之前听得大花猫说道:“无知鼠辈,岂敢言权?”“与猫言权,恰似与虎谋皮。

  从今往后,诸辈切切牢记!”这则箴言在鼠群中口口相传,至今犹令鼠辈胆寒。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sinianjitonghuayuyanzuowen/2124257.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