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的感动

2019-02-17

  带着些兴奋,有着清晨朝阳的朝气,小小的期待因为这阳光而染上了一层活力,衍变成一种激动,直奔赴与西湖、西泠并称“三西”的西溪湿地。

  据闻,原来的西溪庙宇众多,可说是香火不断,诵经不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仅只剩下一口钟见证着前者西溪的繁华景象,为后人瞻仰留下一块去处。100余座的古桥连接着西溪的古今,或许辉煌不再,没有了理想中的繁荣却依稀可见那人来人往的影迹。

  西湖若说是一颗硕大的夜明珠,那么西溪就应该称之为用银丝所串缀在一起的珍珠项链,虽都不大,然而却形成了一条独有意趣的异调风情。西湖岸边以桃柳穿插(取自桃红柳绿之意)而醉人;西溪则不然,多样的树种,再不宽的道旁,或疏或密,或高或低不一而足。整个风景区,以步行或水道两种途径为主。说西溪的水清澈见底,也不尽然,倒是怪异得很。有混浊入黄土色的水域,也有碧得分层样的水区,岸边或许清澈见底而中心却觉得浮着一层油,折射后泛出各色。路边尽是野花野草,报得上名的,报不上名的豆油,黄色、紫色、白色的野花随处可见,颇有“留连戏蝶时时舞”的意趣。可惜的是人太多了些,鸟儿们害羞似的手有露面,偶可见天上飞过一两只鸟儿,却没有“自在娇莺恰恰啼”那般自在。

  让我顶感兴趣的是这儿的屋子和老式用品,不是没见过,不过在喧闹的都市有这么一处返朴归真的静地,也是种感动吧!

  稻草混着泥土而筑起的墙面,少见的土瓦片和草蓬顶,筑成了老式的屋。所保留下来的土墙见证了前人与我们同在欣赏这片水景。不少古式用具已搬新家,走入房间,首先见到了悬于大堂之上的观音画像,上面的色彩已经淡化不可见,泛黄的纸微微卷起,其下是插着已熄灭香的香炉。我迫不及待冲入厨房(民以食为天嘛!),首先吸引我目光的是一只胖乎乎,盖着盖子,盖子上有着小孔的壶罐。“猫气死?!”我讶然问一旁的介绍员着“猫气死”的用途。经介绍,我得知此物是用于腌制肉、鱼的罐子,“是不是猫闻得到,吃不着给气死了而得名?”“可见我逻辑推理能力还真是不差呀。”炉灶上供奉着的应该是灶神,白色的灶台,下面生火的灶洞和上方有着烧水的灶,烧菜灶。贮藏大米的箱子看上去倒像收藏衣服的箱子,就在“猫气死”的左边。

  走出厨房,只见手工制作的绸缎绣花鞋和早已生锈的细碎物陈列于柜中,踏着没栏杆的楼梯走上二廊,是古式木床,白纱帷帐将床围了起来,锦盒褥被仍然崭新。床前是德国制造的缝纫机,老式雕工的机身,让人不无惊叹。镂空的花纹,展现了德国手工业的技艺。

  当一切被陈列在我眼前,我感叹万分,却也叹息,杭城不少古式筑物早已被人舍弃,少了这些的熏陶,我们也不免有一点现代都市的尘嚣。

文章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sinianjiyouji/1859253.html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