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地里拾“银子”

2018-07-26

  “快起床!快起床!走,我们去奶奶家的棉花地里拾‘银子’!”在奶奶家过年第四天的一大清早,爸爸就嚷了起来。“什么拾银子啊?棉花地里要是有银子那不就成了天方夜谭了?再说了,这北方的大冬天的,外面还飘着小雪,零下十三、四度的温度,去什么棉花地呀!”我嘟囔着。可嘟囔归嘟囔,我还是不情不愿的起了床,毕竟“军令如山”嘛!而且,我也有那么一点小好奇:什么棉花地里拾“银子”啊……

  刚走到院子里,爸爸就开着爷爷的电动三轮车,风风火火地载着我直奔奶奶家的棉花地里。车上还带着几个亚麻袋子,以及一个专门为我采摘棉花而准备的小背篓。奶奶家的地我是第一次去,这是爸爸小时候奶奶家就分到的地,一共有六七亩吧,爸爸小时候还经常来这儿帮爷爷奶奶做农活呢!只不过爷爷奶奶现在以卖兔毛作为主要的经济来源,所以地也之中一小部分了。爸爸对我说:“现在种的这块地不大,充其量也就是块八分地吧!但就是这么一小块地,产的棉絮也足以满足我们家一年做衣服的需求量了。”

  到了地头,下了车,爸爸就把两个大化肥袋子绑在自己腰上,又把小背篓背在我背上,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白色的海洋了,现在正是棉花盛开的时节,田地里,一朵朵棉花都在竞相绽放,白白的棉花像一个个调皮的娃娃,咧开了大嘴像在诉说着什么。

  爸爸双手在棉花枝叶间穿梭,两手不断地把棉花尽收于腰间的袋子。我也学着爸爸的样子,也来一个左右开工。没想到,棉花的外壳像刀尖一样锋利,在我的手背上留了“亲吻”的痕迹,还把我的中指的手指肚刺破了。爸爸看到我的狼狈样,便停下来亲自给我示范。“看好了!手要张开,五指要收拢,捏着棉花,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手到擒来……”虽然出师不利,但名师出高徒,在爸爸的耐心指导下,我很快就掌握了是棉花的要领。棉花捏在手里,暖烘烘、软绵绵的,特别舒服,感觉就像用手捏着胖娃娃的脸蛋。

  我拾棉花拾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熟练,在棉花地里都要奔跑起来了。“站住!”背后突然传来爸爸大喝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赶紧回过头去。原来,我拾棉花拾得越来越马虎了,爸爸在我后面跟了一路,一直在拾我拾过的棉花壳里剩余的棉花。爸爸一边拾着剩余的棉花,一边对我说:“一定要把棉花拾干净,不要贪图速度快,要把棉花壳里剩余的棉花都捏出来,要不然,留在壳里的棉花会随着大雪全部掉到地上,每个棉花壳里都浪费一点棉花,积少成多,那损失可就大了呀!这样可对不起爷爷奶奶辛苦一年的成果呀!”我看着棉花壳里剩余的棉花,哦了一声,随即给放慢了拾棉花的速度,把每一颗棉花壳里的棉花都是的干干净净的。偶尔见到爸爸没拾干净棉花,还会跑过去提醒一下他呢!因为我可不想浪费爷爷奶奶辛苦一年的成果呀!

  “爸爸,你说的银子呢?不会就是这棉花吧?”摘来半天,我还是把压抑在心里的疑惑抖落了出来。“嗨,你这小脑瓜子还挺聪明的嘛!”爸爸的大手拍了一下我的头,说:“把棉籽脱粒后,棉絮可以卖钱,也可以给你做棉衣呀,棉籽还可以榨油,棉花秆既能粉碎后做牲畜的饲料,冬天还可以烧大火炕取暖呢!银子是白色的,棉花也是白色的,老人们都把棉花比作银子,说明它在人们的重要性。”爸爸补充的话让听完后我茅塞顿开。

  “奶奶,我们把‘银子’给你从棉花地里收回来了!”刚回到奶奶家,我便用比平时高出好几个分贝的声音喊道。奶奶从屋里出来,看见这成袋成袋的棉花,笑得合不拢嘴。“好!好!乖孙女真是长大了。今年春节,奶奶再给你做几件暖和的棉衣服。呵呵!”

  棉花地里拾“银子”,真好!

  五年级:陈园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