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九年级,我多了一份牵挂

2019-06-09

  九(五) 班   陈昶元

  看着校园里梧桐树枯黄的叶子在风中片片滑落,我不由得叹息一声,心愈发揪得紧了。

  我以自己为原心,用脚尖在校园画了一个圆,希望它能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画的那个圈儿一样,把我紧紧地护在里头,别让我离开,离开这给我鼓励,给我信心,让我茁壮成长,锐意进取的美丽校园——城关一中。我舍不得鲜红的跑道、迎风飘扬的国旗和那苍翠的竹林,更舍不得恩重如山的老师和情同手足的同学。

  我们在这里哭过、笑过、咒骂过也感激过,或许曾经的过往我们已然忘却,但教室、走道、文化长廊和操场上却深深地印下了我们的足迹,或深或浅的脚印让我们一次次心潮起伏,一次次热泪盈眶。时光总是在失望与希望中悄然流过,它从来不喧嚣,但记忆,却永远不会归于平静。

  这里有我的笑声,笑声依旧。记得初一才开学,顽性不改的我们本着小学“小打小闹”的行径,以为初中的老师和小学老师一样没有太大权威,便自由散漫,整天嘻嘻哈哈,疯狂打闹,好事的同学便约着给班主任起个什么,于是一个新鲜的外号就崭新出炉了——波哥。记得吗?我们曾得意地把这个外号与班主任严肃的脸庞自然地融合在了一起而笑了整整一节课;某位同学因忘乎所以地大喊一声“波哥”而“惨遭洗礼”;教室门口随时都有人进来喊“波哥来了,快、快、快”,每每我们听到这样的声音,都不约而同地笑起来,“波哥”真的来过,他一直都在我们心里,但我们,现在的我们却要离开他了,纵然他冤枉过同学、训斥过同学、怒骂过同学,但有一种爱叫“恨铁不成钢”,若干年后,我们是否依然能笑着叫一声“波哥”呢?有人说,今日的分别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遇。纵使心中有万般不舍,但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会一直牵挂着那笑声,那一声亲切的“波哥”。

  这里有我的失职,失职不复存在。有了小学被撤职的经历,上初中以来一直恪尽职守,却不料还是阴沟里翻了船。信息课的激动与快乐让我把抱作业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代课老师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这批评还不要紧,我竟然恬不知耻地顶了一句嘴,这不,在一中香橼树的见证下,我接受了一个小时的思想教育。事后我狠狠地哭了,发誓以后一定要负起责任来,做好代课老师的助手。那一顿批评虽然唾沫横飞,但老师对我的谆谆教导却是受益匪浅,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明白了老师的良苦用心。一个人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负不起责任,那将来怎么对家庭,对社会负责任?

  这里有我的友谊,友谊天长地久。初中三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也是最充实的三年。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收获了知识,遇到了知心朋友,都有了自己的铁杆兄弟和闺蜜。在以后的岁月里,有的同学会一起继续战斗,有的同学会分别不再相见,不管怎样,这里都留下了我们最珍贵的记忆。乒乓桌上的你来我往;篮球场上的你争我夺;文化长廊上的窃窃私语;考试前的彼此鼓励和考试后的惺惺相惜,都深深地定格在我们的脑海里,这让我们以后的回忆更加丰满和有意义。

  虽然我们不想离去,但我们别无选择。因为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还需要我们去披荆斩棘,去奋发图强。我希望很多年后,一中会因为有了我们而骄傲,我们的牵挂也因为有了一中会更加完整。

  心中的结已缓缓解开。时光从来不喧嚣,但牵挂,永远不会被时光泯灭。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xiaoxuexushizuowen/1335985.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