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描写感动的生日的作文

2020-04-08

  那天,就像是有个神灵在提醒我似的,再过几天,好兄弟骆巢的生日就又要到了。他的生日其实很好记,是重阳节九月九的。这个生日,怎么祝福呢?

  一起上学那会儿,他在我上铺,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对那歌印象不深,因为歌词和我们上学的实际生活有不小的距离。

  他入学那会儿,才不满16岁,非常小了。眼睛明亮透着聪明,一坏笑更显得狡黠可爱。新生入学军训结束,和教官分别时,他像一些女生一样哭的稀里哗啦。我那时还撑得住,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脸上平静的笑着和教官告别。

  似乎也没过多久,他生了病,好像是阑尾炎。总之是难受不敢轻易动,得天天夜里换贴膏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俩上下铺,换贴膏药的事就由我来做了。

  慢慢的我们都在变化,他变化更快,最明显的是个头猛蹿,一两年过去,一下子超过班级好多人,也包括我。当然我们之间互相了解更多了,也更加熟悉。

  我们都喜欢唱歌,都爱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都爱关注体坛赛事和新闻等,都是农村来的,家境都不好。一起玩的多了,在他过生日时就会想着表达一些心意。

  记得有一次他生日,我当时也是挺用心的给他准备了礼物。现在想想都想笑,不知当时怎么想的,我送的竟然是一只身穿格子衣服的布玩具兔子,另外还有一套足球明星卡。当然还肯定写了几句生日祝福。他后来还穿着迷彩服和兔子合了影,青春帅少年,笑容又灿烂地要流下来,照出来自然是满满的快乐。

  骆巢也送我礼物,毕业时,送我一本同学纪念册和一个相册。这家伙聪明,这东西一般不会弄丢的。毕业后多年过去,这纪念册和相册仍安静地躺在抽屉里。只是不怎么翻看了,一看会慌了神,容易感慨。

  不常翻纪念册和相册,生日祝福却没忘。无论我的生活如何平庸乏味,还是他天南地北的风雨奔波,都没忘记生日互道祝福。很简单,有时一个电话,有时一个短信。电话比较随意,文字祝福自然就经过琢磨推敲了。现在电话更少了,大概因为是同学和上下铺关系经过岁月的删繁就简,早已成为了熟悉的陌生人,成为没有血缘的兄弟。当然也许是过少的相聚,可能感情就会淡了许多。谁又能说清呢,谁又愿意去说清呢?清清楚楚地再现和撕扯记忆,都是残忍的。就让这些过往继续风干或者接着发酵吧。

  有一年生日,骆巢特地跑来找我,准备了蛋糕。三十多年了,那是我人生第一个生日蛋糕。我们还去歌厅唱了歌,还去照张相。

  说到唱歌,我对我唱歌比较自信。那这个生日,就在手机唱歌软件里录一首歌给他吧。我是中音,就把《九月九的酒》降了音调去唱,唱的不错,至少这是我唱歌的最高水准。歌比较满意,发布作品时用了点心思,写了几句还算押韵的长短句:

  岁月泛黄,记忆难忘。三十六年弹指过,几多迷茫忧伤?

  山高水长,品味寒凉。九十九里寻常路,谁在西望秋阳?

  再加一个蛋糕和拥抱的表情。九月九早上发链接时,加了句话:一段时间以来,特别想看看你的样子。他看到后,自然回复说,谢谢好兄弟。还把那首歌转到自己的朋友圈。一切都那么自然平淡,波澜不惊。

  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从青葱懵懂少年,到风雨蹉跎逼近不惑,二十年的每次互道生日祝福有多珍贵。也许真是神灵的提醒,或是心灵的无意识条件反射。随着光阴的流逝和更多未知的不期而遇,以后会不会忘掉这回事呢。温和的情怀,会听从内心的声音,会尊重时光的安排。让他们做主,是不是就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