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的优秀作文

2021-12-31

  祖国的东北角,有一片这样的土地。由于濒临海洋,温暖的湿气给这里的天空带来了千奇百怪的云彩。长白神山之下,有一群乐观朴实的人们,岁月漫漫,美丽的延边州正一点点地走向繁荣。今天我们要讲述的,就是在这里渐渐成长起来的一名中学生。

  海洋中飘来了阵阵暖风,太阳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冰雪消融,我们迎来了20xx年崭新的春天。

  打开窗户,猛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穿衣,一把拽过书包,伴随着一阵急促而沉闷的的脚步声,他匆匆离去。屋子里寂静无声,唯有秒针还不知疲倦地转着,踏踏作响。然而不久后,走廊里又重新响起了一阵隆隆的脚步声。“咔擦——砰!”带着一声声急促的呼吸,他又回来了!忙奔回卧室,随即,卧室里响起了一片细碎的声响,有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哗啦啦的翻纸声。

  “快些,快些,要迟到了!”弓着腰,他的双手在写字台的抽屉里翻个不停。突然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一个巴掌抓过去,只是红光一闪,他又跑了出去。

  融化的雪水铺在路旁,在春阳的照耀下,散发着一种亮晶晶的光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胸前多了一枚闪亮的团徽。

  春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愁,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在这个多情的春天里,谁也不会料到今后会发生什么。图们的春天,阳光懒洋洋的,世界正在一点点的苏醒。

  刚刚上完数学课,“猫头鹰”老师刚刚夹着书离开,教室就变得嘈杂起来。“刚开学没有几天,同学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他这样想着。突然间,广播隐隐约约地响了起来。“各班班长请到政教处!”一个瘦高的男生尖声喊了一句,他伸个懒腰,缓缓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他是故事的主人公,林寒。一年三班班长。

  拿着通知单,他快步行走在走廊里。右手紧紧地捏着宣传单,捏得指甲泛白,眉头微皱。

  学校将于五天后举行诵读大赛,每个班表演人数不少于五个人,台上时间要求五分钟。要想取得优胜,就要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因为要选稿,除去今天就只有四天的准备时间了。况且还需要时间给每个人分台词……

  尽管年轻的语文老师讲得热情洋溢,可是耳朵就像被塑料膜封住了似得,他怎么也听不进去。

  “怎么了?”好哥们陈林关切地问道。

  “出了点麻烦。”他盯着桌子,思索着什么。突然,他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总之先问问老师吧。”一边这样想着,他敲响了一年级组的大门。

  紧接着,一股花香扑面而来……

  四天足够了,不要什么事都找她去做,外加一句“好好干吧,小伙子!”这就是班主任崔大侠给他的全部答案了。带着那张薄薄的宣传单,他几乎是挪着脚步回到了班级,心情沮丧到了极致。

  “怎么了?”好哥们陈林再次关切地问道。

  林寒瞥了他一眼,“学校要举行诵读比赛,可是时间远远不够。”他耸了耸肩,轻轻歪了一下脑袋表示无可奈何,紧接着就盘起双臂趴到了桌子上。“这可不像你的作风,”陈林凑过来肥胖的身躯,粗壮的胳膊往林寒骨感的后背上一搭。“时间不够肯定有原因吧,咱班也不怎么特殊。如果是我的话,有什么原因就直接向政教处提出来。”林寒惊奇地一回头,呆呆地看了他几秒,又把头转了回去。“有种你去和政教打交道,估计不成。”

  “砰!”林寒只觉得耳边传来一声巨响。只见陈林突然起身,问道,“你是不是男人!”

  陈林拍的那一下桌子极其成功地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林寒大窘。

  “当然是!”林寒也站了起来,随即他便反应了过来暗骂一声“陈林你个坏蛋!”

  他快步冲出门去。“去就去,谁怕谁!”……

  没想到,林寒的提议竟然被同意了。为此,四班的班长每每看到林寒都要亲切地示意问候。代表班级参赛的八个人已经被选了出来。参赛篇目定为闻一多写的诗歌《太阳吟》外一首李白的《将进酒》。在七天的时间里,同学们彼此磨合,朗读时配合默契。那天放学,结合着背景音乐,他们赢得了全班的热烈掌声。

  早春时节,虽然阳光明媚,却也不免有阴雨袭来,这天是新一年的第三场春雨。

  虽然他们努力的结果在今天将得到展示,可是林寒却再也兴奋不起来了。

  坐在通往礼堂的公交车上,湿冷的空气为车窗蒙上了一层水朦朦的雾气。水滴滑过,此时又像是淡灰色的拼图。偶尔有一道黑影闪过。

  望着车窗,他一遍遍地回忆着昨晚母亲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之所以没告诉你是怕耽误你的学习,明天你就要转学到延吉了,延吉的教学质量……”

  “妈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桌上鲜美的饭菜,此时他再也不想动一口。起身离开了饭桌。

  林寒慢慢地收拾着东西,每一册课本都装满了沉甸甸的回忆。随意翻开一本练习册,他清楚地记得那道题是谁帮忙讲解的。一起奋斗了一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小事,大事。真的舍不得。静静地躺在床上,整理好行囊,孤独地聆听这寂夜里的雨声……

  那天,他对同学的叮嘱比平时更加亲切,又显得有些唠叨。他希望在这班级参加的最后一次活动能够取得圆满成功。每个人都如此可爱……

  “太阳啊,刺得我心痛的太阳!

  又逼走了游子的一出还乡梦,

  又加他十二个时辰的九曲回肠!

  太阳啊,火一样烧着的太阳!

  烘干了小草尖头的露水,

  可烘得干游子的冷泪盈眶?

  ……”

  他似乎化身为了远在他乡的爱国诗人,面向太阳,倾吐自己思念的心声……可惜了,阴雨连绵的今天,怎么会有太阳?

  悄悄地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年三班取得了优胜,第二天,崔大侠含着泪告诉大家,林寒转学了。

  夏

  也许,夏天并不像久石让的钢琴里飘出来的那样写意。灼热的阳光明亮着一切,燃烧着空气,也点燃了男孩子们青春的激情。梧桐树下,除了可以听到丝丝蝉鸣,还有那一声声沉重的拍球声不绝于耳。

  难道他们感觉不到热吗?其实,在烈阳下挥洒汗水才是能让这些男生喜欢的感觉。互相争斗,向往着力量,向往着胜利。来来去去,篮球场的水泥地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水滴般的印记。当他们终于感到疲倦,一起在滚热的地面上躺下,直视那蔚蓝悠远的天际时,所有的感觉都会归结于一个字,

  爽!

  自从来到了延吉,林寒有一阵变得沉默少言,不过渐渐也融入了这个新集体。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少活动。每当下课,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看书,做题,维持着他那不怎么优异的成绩。

  一群男生吆喝着,成帮结队,簇拥着一个手举篮球的黝黑男生。他叫金烨,是班级的体委。

  “林寒,打球不?”

  林寒抬起头,站了起来,右手轻摩着桌子上乱糟糟的书本。

  “抱歉啦,身体有点不舒服。”他抱歉地笑着,左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金烨撇了撇嘴,旁边一个瘦小的男生又吆喝起来。

  “没打球的啦?”

  “走吧走吧。”

  “走吧走吧。”

  一群人就这样呼啦啦地涌出了门外。林寒坐了下来,深吸一口气,从桌子下翻出来一本新一期的《萌芽》,认真看起来。

  要问林寒真的不会打篮球吗?当然不是。其实每个人都会想拥有一群可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林寒也不例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个集体里总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与同学之间总有一种莫名的隔阂,无法接近的感觉。

  难道他就不想像其他人一样,轰轰烈烈地过完这一个夏季么?

  他也想打球,更想在球场上绽放自己的风采。可总是有一种力量,把它和同学们排斥开来,他到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时不时地移开紧盯在纸上的视线。透过一方明亮的窗户,观赏他们的生龙活虎。

  他安稳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从没看到他脸颊上流过一滴汗水。

  在那生龙活虎的队伍里,有一位男生,平时总穿着一身黑衣服。对,就是那个叫杨翔的男生。他是班级里的老实人。这天,不经意间,他注意到了形单影只的林寒,对于这个插班生,他总想去打一声招呼。虽然林寒并不是那种十分冷傲的人,可是在林寒的身边,总是有一种排斥的气场,让人无法接近似的。

  这天放学,在学校外的林荫路上,杨翔再一次注意到他,犹豫了几下,还是跑去打招呼了。

  话说林寒正走在回家路上,身后突然间传来“笃笃”的脚步声。回过头,杨翔正停在他的面前。

  “

  嗨!”举起了右手,杨翔略带尴尬地笑着。看到林寒审视怪物似得目光,他更尴尬了。脑筋一转,杨翔转移了话题。

  “难得的好天气,打球不?这儿傍晚也不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杨翔的手里多了一个黑色的篮球袋,滚圆的轮廓清晰可见。

  “噢……今天作业似乎不少吧,你没关系嘛?”

  “就打半小时,不耽误事,”杨翔双手撑着膝盖,哈着腰望着林寒“来吧来吧。”

  “那……好吧,就半个小时。”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

  橙色的阳光透过梧桐树细密的叶子,投影到球场上,像是无数细碎的橙色斑点。浪漫中充满了奇幻的感觉。

  书包和衣服堆在篮球架下。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林寒慢慢地拍着篮球。突然,有一阵激动的情绪涌上心头。转瞬之间,后转身,奔跑,跨步,起跳!人影一闪,只看到黑色的球影在篮板的边沿一划,接着就听到篮网的一声脆响。接过掉落下来的篮球,身体后仰着轻轻跃起,右手如流星赶月向前面一轮……

  “啪!”那一声在他听来真的是格外的清脆。像是心灵的一道窗,顷刻瓦解成了碎片。

  当他再想接球时,一道黑色的身影橫在了他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球又重新回到了杨翔的手里。

  两人对立彼此都微微下蹲。空气里充满了摩擦出的火药味。

  “一个人玩可不好呦,来吧——单挑!”

  星斗渐渐在天空浮现,显然,半个小时早已经过去了。但两个人还在篮球场上来来往往……从今往后,本来很热闹的球场上又多了一个游龙般的身影。

  秋

  这是一个充满着诗意的季节,红叶飘飘,清凉的空气,清凉的河水。卷走了夏天的炎热与激情,曾经热烈的心跳再度平静下来。

  最喜欢的是这时候的夕阳,布尔哈通河的河水总是泛着火红的光,一切都泛着火红的光。那是一种充满着希望的颜色。

  在这个处处充满着恬静的秋天里,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林寒开注意起了班级里的一位女生。

  那是一种异常矛盾而且非常怪异的感觉。林寒对于她,既不敢直视,偶尔又忍不住偷偷瞄上几眼。每每看到她,都不禁心跳加速,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甚至在上学的路上遇到她,都要绕远躲过去。

  他自从上初中就听说过,不能早恋。早恋会影响成绩,母亲和老师也曾举过好多好多的例子。比如,X同学本来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因为早恋,之后成绩一落千丈。考不上大学,在某某餐厅打工……网上甚至有学生为此自杀“以身殉情”的例子。

  想着想着,林寒开始害怕了。他害怕自己也会像那鲜活活的实例里的主人公一样为此堕落下去。他总是在暗示自己,“我是好学生,我不能在想这些没有用的。”

  内心里总有一种奇异的向往,似一朵初生的花苗,一点点的萌生开来。

  第二天又是紧张的学习生活,为了不想那些“没有用的”林寒总是将自己投身于题海之中。努力让自己的大脑连续不断地转动。一天夜里,他在网上寻找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这叫“注意力转移法”

  课,班主任走进了教室,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老师的手里多了一张宣传单,这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随着他的脚步声,林寒终于从书本中抬起头来。

  班主任推了推眼镜,“学校政教处要组织一个板报活动,三天后领导来检查拍照,板报的内容……下面我决定,咱班这个板报就由林寒和玄小璐带领大家来搞,大家有没有异议?”

  林寒一惊,玄小璐那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放大。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平日里她优雅的举止……“我在想什么呢……”他摇了摇头。

  “林寒,你怎么了?”

  “报告老师,我去趟卫生间!”他灰溜溜地出了教室。他摸了一摸自己的脸颊,一片滚烫……

  办板报的过程中总是出现许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本来做事认真的林寒总是写错别字,有时候竟然把一大段文字抄窜了行。有时候要去投抹布,却不小心打翻了水盆,弄湿了小璐的新裙子。玄小璐为此而对林寒非常不满意,无奈之下,班主任吧林寒换了下来。

  他像不在正常的轨道上行走了似得。他这种怪异一直持续到下半学期的心理课上才结束。老师说,青春期的男女生互相吸引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只需要我们从容健康地面对……

  林寒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冬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是一种银装素裹的华美与妖娆。白雪盖上了房檐,像是蛋糕上的奶油,圆滚滚地抹去了一切的棱角。童话般的世界。

  世界如此的美丽,更何况还有万家红红的灯笼点缀其间,寂静的街道上偶尔传来鞭炮的阵阵鸣响。

  林寒倚在家里的沙发上穿着睡衣,看着电视,嗑着瓜子。他像一位农民,怀揣着希望的种子,等待着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惊叹时光流逝之快。总有人把时间的流逝比喻成白驹过隙,而在今天看来,不得不敬佩中国人的智慧。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演绎着精彩的世界,如滚车轮般地把人越追越大,越追越老。

  过了一年,林寒长大了,当时间走过201x年的五月他就十四周岁了。过去的一年不可谓不精彩,他这样想着。

  回首走过的路,突然之间,他猛然想起小学二年级一篇课文,结尾的一句话是这样写的:

  “经历是最美的财富”——《小壁虎借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