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美街

2017-09-22

  溢美街本不叫溢美街,“溢美街”是我送给这条街的雅号。它之所以溢美,请听我一一道来。

  春天,街上的杨树吐出细细的、棕灰相间的小杨絮,春天一步步来临,杨絮也随着一天天的变粗,变长,一天天长大。那时,我和朋友们总站在杨树下一个个的数杨絮的个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但每每都是以“哎呀!输错了!”和紧接着的“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告终。晚春时节,树上的杨絮开始飘落,风儿一吹,从树上掉下来,就像贪吃的毛毛虫不小心从树上跌落下来一样。每当“毛毛虫”飘落的时候,在树下总会有男孩子提着“毛毛虫”的“脑袋”去吓唬女孩子,当恶作剧得逞之后,树下又会响起男孩子哈哈地笑声和女孩子的尖叫。在这笑声和尖叫的伴随下,溢美街批上了嫩绿色的外套。

  夏天,街边的杨树和梧桐长得很快,叶子又大又密又亮,遮住了整条街道。阳光透过叶与叶之间的缝隙洒了下来,斑驳的阳光在叶影与叶影的缝隙中跳跃,像一只只不安分的小兔在兔笼中横冲直撞。在碧绿的叶子的映衬下,阳光似乎也变成了碧绿的颜色,给人凉爽的感觉。下雨时,雨点透过叶与叶间的缝隙落了下来树下挤着一把又一把的小伞,有时候好几个人共用一把伞,伞下的几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不知在谈论些什么,似乎并不在乎被雨淋湿,只在乎那挤在一起的感觉。夏天的溢美街,是清亮的绿色。

  秋天,树上的梧桐叶渐渐变成美妙的橙黄色,然后慢慢的从树梢飘飞到地面上。傍晚,溢美街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梧桐叶,顺着前方望去,昏黄的阳光,橙黄的路面,以及树上泛黄的树叶,连在了一七,布满了整条街道,构成了一幅美妙的黄色图画。走在梧桐叶地毯上,脚下发出窸窸窣窣的碎响,虽然轻微,但依旧是很美很纯的声音。时而有一二孩童拾起散落在一旁的杨树叶,将叶柄拔下来,和同伴的叶柄比谁的结识,谁的耐用。依稀记得,这个可爱的游戏,叫做“拔根儿”。秋天的溢美街,是一幅基色为橙黄色的油画。

  冬天,雪自天空而降,轻盈的站在树梢,落在地面上,地面上的雪厚厚的,踩上去咯吱咯吱的,街边的树杈上也落满了积雪,裹上了一层白衣。风儿吹过,时而有树上的雪被风带下树梢,有一次在空中旋转、飞舞。孩子们在厚厚的雪地里追逐嬉戏,堆雪人,打雪仗。这个乘那个不备将一个雪球扔到他身上;那个看这个警惕性不高,捧一捧雪塞到她帽子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总是响彻在溢美街上空。冬天的溢美街,是纯洁无暇的白色。

  现在,我离开了溢美街,好远。但溢美街德美依旧如昔。前不久,一位好友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又在溢美街上打了雪仗,还专门为我堆了一个雪人和一座雪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