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露

2017-09-28

  春雨,洒落了一地。夜里,在城市的沐浴中更衣。一切悄然进行。

  靠着窗,听车流的声音,秒针,滴答滴答地跳动着。一圈,两圈,三圈……

  夜黑下来。过往的灯光,将两者裁成一条不眠不休的弧线,弯延着。司机驾驶着方向盘,急速跳跃的路灯——“家在前方。”该是在盼望家里的妻子啊!那屋里闪亮的灯光,“漂白了的四壁”映着苍白的面孔,妻子在门前徘徊,家的门为你而开.

  月亮跑了出来.

  稀散的月光频频而下,照着雨后溅落在窗白的雨珠儿子。风儿顽皮地挑荡着秋千。顿时,雨珠儿子被撞落了一地。像雨帘,不,更似一汪晶莹的湖水,被不远处的小石块,击起零落的浪花,之后便是微微起伏的涟漪。被过路的孩子摘了。孩子给了爷爷,爷爷满眼颤动的光芒,被攒成一条珍珠链儿,经久不衰,饱蘸着五十年的光景,不消一时,那斑白的双鬓,像九寨沟的九曲连环,闪亮的光环,被挂在奶奶的脖子上……

  停下步伐的客车,搭上乘客,松手放开了一路的艰劳。留下的欢声笑语,条荡在车行的途中。看月亮,挂在树梢,皎洁的月光,有几句打油诗。

  “影子在前,影子在后。影子常常跟着我。”

  大树下的影子,和灯光唤化黎明与曙光为心灵洗洗尘埃,是站直守岗的稀影,回望树下,有挺直的树杆子。

  夜深了。

  在这个平静的夜晚,祝愿你我有个美梦。

  那天早上,大道两旁的树木,抽出新的枝条。

  这是东莞,这是我居住的城市,我愿与你,手拉手,再一次拥抱雨水,感受天地的恩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