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影

2018-12-27

  汽车绕过芭蕉,在寂静的旷野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夕阳缓缓而落,向晚的微风携着落日的余晖在窗玻璃上轻轻一晃,留下一幅绰约如诗的画面——竹影。

  是的,这就是竹影,总在你不经意间猝然而至,在你平静的心湖漾起莫名其妙的涟漪。

  岭南的温润给竹留下了自由生长的空间,竹散漫无拘地立在路边,在都市人乜斜的目光中扶风弄月,潇洒自如。一袭青衫把生命的诗意从从容容地挥洒在清瘦的竹竿上,数茎竹枝将荒野的寂寥与秋夜的清寒大大落落地打扫干净,只留下一份孤傲,几丝散逸,连同郑燮的清高与王维的散淡,浓缩成亘古不变的高雅,幻化出不慕不争、不谄不媚、不拗不激的君子意象。

  房前屋后竹影绰绰,这是历代文人面对自然的自我言说;溪边路旁竹影婆娑,这是行吟诗人对话荒原的生命情歌;山间岭上竹影洒脱,这是生命尊严远离世俗的悠然淡泊。从春雷一声的惊醒到临窗待月的娴静,从潇潇风雨的逍遥到气盖冰霜的坚劲,竹生不避贫壤,死不染俗尘,在散淡的随意中渐渐凝聚生命的尊严与力量。即使翻越贫瘠的山岗,穿过风雨与冰霜,那摇曳的翠绿与飘逸的白雪融为一体,绵延至“万花纷谢一时稀”的寒冬,也依然郁郁葱葱,蓬蓬勃勃,只待清风一拂,仍然在冰冷的单调中昂起自信的头颅。

  竹叶摇摇,凤尾森森,这至柔至刚的竹啊,是牧童牛背上悠然飘起的一声柳笛,是剑客眉宇间若隐若现的一丝冷峻。无论你在哪里,竹的意向总是如影随形,像柔情似水的女子倚窗而立,如义结金兰的友人踏雪而来。每一株竹都会在你心中倒映别样的幻影。范成大的竹是一份不离不弃的等待:“船尾竹林遮县市,故人犹自立沙头”;苏东坡的竹是一种醉心自然的惬意:“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暧鸭先知”;黄庭坚的竹是生命孕育的一声惊喜:“竹笋才生黄犊角,蕨芽初长小儿拳”;郑板桥的竹是辞官归去的一身洒脱:“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钓竿”。徜徉在茫茫无际的诗苑词林,我们总会与幽幽竹影不期而遇,犹如翩然漫步的文雅书生邂逅在水一方的窈窕淑女。

  走进竹林吧,你能听到潇潇竹叶与风讲述的浪漫故事。

  西周末年,卫国的武和担任过周平王的卿士,耄耋之年依然谨慎从政,廉洁奉公,心怀博爱,受人尊敬,人们做诗相颂:“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诗经。 淇奥》)从那时起,竹子便有了清廉高洁的意蕴。吟哦此句,仿佛看见淇水岸边竹叶飒爽的景象。

  魏晋时期腥风四起,嵇康、阮籍等“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故世谓竹林七贤。”简淡的竹林之下,曲水流觞之中,那些精神放逸的“狂人”以竹为友,卮酒为朋,或吟诗作赋,或弹琴长啸。王羲之的《兰亭序》映着清泠的竹影,飘逸出沉醉千年的墨香酒香;嵇康的《广陵散》和着绵长的啸声,震荡起绵延百代的自由之声。“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沉郁的琴声与竹叶的悲鸣,混合着狂狷名士的几行清泪,默然流淌。

  真正留心竹的文化意蕴是因为读了丰子恺先生的《竹影》:“月亮渐渐升高了,竹影渐渐与地上描着的木炭线相分离,现出参差不齐的样子来,好像脱了版的印刷。”那时,月色正好,竹影像散淡的云在如纱似雾的月光中弥散,蟋蟀的鸣声断断续续,温润、祥和、宁静的诗情触手可及。我便站在竹与月的意境中,轻轻吟哦郑板桥的诗句“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夕阳渐渐西沉,将竹的影子斜斜地拉长,投射在清澈的溪水里,一漾一漾的。

  就这样沉醉,在竹影里。

本文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xiejing/xxxjzw/1448950.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