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

2019-01-15

  连绵的山,回荡着雄鹰的嘹亮长鸣,它来回在山上的碑墓上空盘旋,似乎在哀悼、在祈祷。老哑巴为别人的死劳碌半辈子,却没能为自己做个棺材,最终客死他乡。

  一家店在这条街上,是一家寿衣店,这是这里唯一处理死人的地方。黑色的招牌挂在摇摇欲坠的房梁上,人们都是嫌晦气的,谁经过这里总要加快脚步,做爸妈的从这过总是蒙着孩子的眼睛,“里头有会吃人的鬼,小孩子看一眼就要害病的。”如此一来,整条街的人都纷纷传起来了,人人都惧怕这家店,也许是光线不好,里面总是一片暗,外头总看不真切,更增加了恐惧感。

  老板是个大约五十的男人,细小无神的眼睛,塌塌的鼻子,苍白暗淡的嘴,黑球般没有光泽的皮肤,很不成比例的镶嵌在一张皱巴巴的脸上,他很丑,而且都不说话。别人都叫他老哑巴,据说他的妻子嫌他穷,跟别的男人跑了。所幸还有个儿子,可孩子怕有这样的爹丢人,一考上大学就再无音信。所以老哑巴伶仃的来了这。

  镇上谁死了,也不会有人进去这家店的,处理死人的事对镇上的人来说不麻烦,只要把必要的信息写在纸上扔进店,不用催促,过段时日他就会把你安排的妥妥当当,你只需按照步骤做个形式,他也不多收你的办事钱,照原价收了费,这事就算完了。

  老哑巴在镇上是不受欢迎的,是啊,谁愿意和处理死人的活人打交道呢?他去买点菜什么的,人们总是在路上悄声对他指指点点。有的孩子不懂事,总拿老哑巴开玩笑,稚气却尖刻的一句句言辞进入人们的耳朵,他们脸上总是很快被一种狡猾的笑意笼罩。老哑巴似乎没有听见,可是眼神里总带着更深更浓、不被人理解的痛楚。

  人们总算发现老哑巴一点儿好处,他的字是很好看的,比正式写对联的人看的都顺眼,遒劲有力,端庄、严肃地坐在一纸告示上,那些毛笔字乌泱泱地晕开,无声渲染了悲伤的气氛,便有人想请他写字。一家、两家……镇上绝大部分人家都贴上了他写的对联、横幅。过段时间人们又发现,老哑巴写的对联都是他原创的,说明他的词汇量丰富。有的孩子壮胆在他出门时请教问题,老哑巴也裂开他的嘴,笑眯眯的回答,人们才知道,老哑巴不是哑巴,他姓李。

  十几年相处下来,镇上的人们都知道老李懂得知识很多,谁家生个小病什么的也请他看看,哪对夫妇吵了架请他劝劝,他买个菜什么的,贩子总给他便宜的价钱。过大年、节日,常有人上门给他带礼物,他的店再也没有牛神鬼蛇的闲言碎语了,也再也没有人嫌弃他的长相。

  老李病了,他六十多岁了。有人为他请大夫,可他才受到人们尊敬,他还没享福,就这么去世了。人们终究认识到了老李内心深处的美丽,尽管如此,却依旧没有人知道老李被葬到哪了。那摇摇欲坠的黑色招牌,最终还是掉了下来。

  浙江省温州市温二十中初二:郑思思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xieren/czxrzw/985287.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