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忘不了他

2019-02-17

  那年代的留美学生,暑假打工是唯一能延续求学的方式。仗着身强体壮,这年我找了份高薪的伐木工作。在科罗拉多州,工头替我安排了个伙伴-一个硕壮的老黑人,大概有六十多岁了,大伙儿叫他“路瑟”。他从不叫我名字,整个夏天在他那厚唇间,我的名字成了:“我的,孩子。”

  一开始我有些怕他,在无奈下接近了他,却发现在那黝黑皮肤下,有着一颗温柔而包容的心。我开始欣赏他,继而在那个夏日的结束,他成为我一生中难忘的长者,带领着年轻无知的灵魂,看清了真正的世界。

  有一天,一早我的额头被卡车顶杆撞了个大包,中午时,大拇指又被工具砸伤了,然而在午后的烈阳下,仍要挥汗砍伐树枝。他走近我身边,我摇头抱怨:“真是倒霉又痛苦的一天。”他温柔地指了指太阳:“别怕,孩子。再痛苦的一天,那玩意儿,总有下山的一刻。在回忆里,是不会有倒霉与痛苦的。”

  我俩在珍惜中,又开始挥汗工作,不久太阳依约下山了。一次,两个工人不知为什么争吵,眼看卷起袖子就要挥拳了,他走过去,在每人耳边喃喃地轻声说了句话,俩人便分开了,不久便握了手。我问他施了什么“咒语”,他说:“我只是告诉他俩:你们正好都站在地狱的边缘,快退后一步。”

  午餐时,他总爱夹条长长的面包走过来,叫我掰一段。有次我不好意思地向他道谢,他耸耸肩笑道:“他们把面包做成长长的一条,我想应该是方便与人分享,才好吃吧。从此我常在午餐中,掰一段他长长的面包,填饱了肚子,也温暖了心坎。

  伐木工人没事时总爱满嘴粗话,刻薄地叫骂着同事以取乐,然而他说话总是柔顺而甜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如果人们能学会把白天说的话,夜深人静时,再咀嚼一遍,那么他们一定会选些柔软而甜蜜的话说。”这习惯到今天我仍承袭着。

  有一天他拿了封文件,叫我替他读一读,他咧着嘴对我笑了笑:“我不识字。”我仔细替他读完了文件,顺口问他,不识字的他,怎么能懂那么些深奥的道理。那黝黑粗壮的老人,仰望着天说道:“孩子,上帝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识字,除了圣经,他也把真理写在天地之中,你能呼吸,就能读它。”

  “路瑟”也许不在了,然而,我记不得世上曾有多少伟人,却永远忘不了他。

本文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xieren/czxrzw/98567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