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洒下琴声

2019-03-26

  金华四中初二(3)班   陈卓凡

  你用双手演奏,流泻出的,却是心灵的歌唱。    ——题记

  第一次与你面对面,是在八年前的某一天。时隔太久,完全忘记了当时你的样子。只记得那天雨过天晴,在你家的阳台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彩虹。绚丽的光彩中,你弹奏了一首欢快的曲子,让我一下子就对那架琴还有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此,我便跟着你学琴。

  不大的房间,一个你,一个我,一架琴,还有断断续续的乐章,充实了每个周六的上午。

  刚开始学琴时,我五岁。那是最坐不住的年龄,又偏偏不停地练习枯燥无味的指法。但你总有办法让我安静下来。

  每当你做示范时,我总是无比羡慕地盯着你上下翻飞的手指,不论是音质还是手形,都完美得让我惊叹。偶尔,你也会弹奏完整的曲子,让每一丝空气都染上音乐的味道。于是,你就这样征服了年幼的我,成了我心中为数不多的崇拜者之一。

  记忆中,你的话不多,但几乎每时每刻都是笑着的。我们一样,都不善言谈,但频繁而微小的动作,却能将你的心思完整地表现。

  冬天。冷得要让空气冻结。我僵硬的手指拨动着琴弦,好久,手才渐渐回暖。你要手把手教新曲段了,你站起身,几乎是习惯性的,将两手熟练地相互搓暖,再覆盖到我的手背上。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一直坐着没动的你,为了不让冰冷的手包围我好不容易活动热了的手,才出现了这个对你来说也许是不经易,但在旁人看来却无比温暖的动作。

  与你相处久了,渐渐习惯了琴声响起时坐在我左侧的那个身影;习惯了帮我翻曲谱的那双手;习惯了在我弹琴时轻声哼唱打拍的声音… 

  我们间的默契,是超出语言之上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甚至声响,都成了我们交流的最好方式。

  考级,对我来说是起点也是终点。繁忙的学业让我无暇顾及那架琴。我们的用心,是显而易见的;我的紧张,也是显而易见的,但只要有你在,我就心安。你总能最准确地寻找我的不足,在最短的时间帮我纠正;总能最强烈地肯定我的优点,给予最真实的评价。在某种角度上,你甚至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这就是你,如风,无形,却是在最恰当的时刻让人感到舒适,完美地包围了整个人。

  我与你相处了七年,我们的关系,像一潭平静的湖水,看似平淡,却隐藏着更深的情感与温暖。我于你,从当初狂热的崇拜,到最终平和的默契;你于我却一直是琐碎平凡却异常温暖的照顾。有人说,琴声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使人安静祥和;我却认为,真正使我静下心来,是你。

  是谁在我心中洒下琴声?我说,是你;你却说,是我自己。

  无论如何,我永远不会忘记你,那如风般常伴我身旁的古筝老师——敬爱的姜老师。你给予我无形的温暖与爱,却是永恒的感动。因为,世界上没有一种爱是渺小的。       (该文发表在《中学语文报》XX年9月1日第四版)

本章链接:
m.diyifanwen.com/zuowen/xieren/xxsxrzw/1443194.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