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不正常的生物钟令吴邪早早的起了床。拿起手机一看,才凌晨四点多。突然闲下来的他总觉得要给自己找点事儿做。于是让王盟买了张去海南的船票,打算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他漫不经心的走向船甲板,略微有点吃惊。只见甲板上早有一群旅客,都在为看日出找寻一个好位置。吴邪也来了兴致,坐在一张长凳上,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又翘起二郎腿,一抖一抖的,却目不转睛的看着海平面。

  海水和天空一开始皆为混沌的黑色,只留海平面上一点的天空是青蓝色,天空中还有几片云被还未出场的太阳的余光烧的火红,在海平面上魂似的飘荡着,仿佛迎接即将到来的太阳,恭敬的等候着。

  然而,没过一阵子,天空那密集的黑色慢慢的褪了色,红色浮了上来,形成黑色与红色交融在了一起,海平面上空也渐逐成了昏黄。那些云层也被镀上一层金色。小孩子们见到这种阵仗,都高兴都大喊大叫,说是太阳要出来了。然后他们就被后面的观众挤到后面去了。

  不久,整个海平面也变得清晰了起来,海平面上的天空也整个变了色,被即将升上海平面的太阳的光晕染成了层次分明的颜色,却又和平的融合在一起,形成:鹅黄、昏黄、淡红、红、黑的渐变。

  海面上不知是怎的,突然涌起了一波浪潮,令不大不小的船轻轻的随着摇曳了一下。随后浪潮一波接一波,平静又缓和的令海生动了起来,仿佛预示着太阳升起的前奏,人们还沉浸在浪潮的变化莫测之中时,远处笔直的海平面上,淡红色的一小半圆已悄然升起,逐渐的变大,很快亦脱去了淡红色的外套,露出金黄色的底衫,而且还在不断的上升。许多观众赞叹着,所有的人都被太阳的能量所感染,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掩饰不住都雀跃。吴邪继续叼着烟,面无表情的盯着远处的太阳。

  也就一会儿,太阳完全的升上了天空。明晃晃的,令人不敢直视。它的余光亦挥散开来,却始终围绕在太阳左右,随太阳一起散发着不容小视的金黄色的光。如此的充满力量,就如当年天真的吴邪曾信誓旦旦的在太阳面前说要等张起灵回家。

  吴邪好像也想起了那件事,不置可否的笑笑,站起身掸了掸衣服,将烟丢在地板上,踩了几下,从容的离开了甲板。他的光头在太阳的照射下显的如此光亮。

  初三:刘冠希

来源:
m.diyifanwen.com/zuowen/xiewu/czzwzw/1511211702366751049329.htm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