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底线议论文900字

2022-06-03

  孟子曰:“鱼,亦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舍鱼儿取熊掌也!”你是要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是高贵皎洁的人格?你是要无所不能的珠宝还是千金难买的良心?你会选择什么?这都决于你心中的底线。下面是小编为对大家精心整理的文章,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底线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是大地的孩子。这个世界给了我们阳光、空气、水。我们似乎感到自己可以无止境地向这个世界索取,恕不知索取也有底线。线上是我们无尽的欲望,线下是我们明天的灾难。

  看吧,一位金发女郎把还剩了一大半的矿泉水随地一扔;一个端着盆子的大妈向四周看了看,赶紧把脏水倒入了社区刚建的池塘;饭店里的客人理所应当地剩了一桌子酒菜而潇洒离去……

  你或许会说:“这些事微不足道,怎能触及大自然的底线呢?”但每天早晨一辆辆沉甸甸的垃圾车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些垃圾又被填埋到哪里去了呢?这样下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又将会怎样?

  还有,原先的田地变成了冒着黑烟的工厂;原先清澈的河水现在已经混浊不清;原先的花红柳绿被五彩斑谰的霓红灯所代替……人们为了追求高质量的生活,一步步逼近那条无形的线。

  大自然曾经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世界:蓝蓝的天,清清的水,绿绿的地。人们是比以前生活条件优越了。但为什么出门要戴口罩,为什么我们门前又多了一条臭水沟,为什么一辆车疾驰而去后,我们身上会落下一层灰?

  大自然在努力地,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也幻想着人们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过错,要改正了。所以她还是尽自己所能,为我们呈现出一块块草地,一片片荷叶,一棵棵树木。可是,我的朋友,当你们看到这些,是会想到“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春天之美,还是想到这块草地变成工厂会创造多少价值?是会禁不住吟起“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丽诗句,还是会考虑把这些莲花、荷叶折下插到瓶中,摆上餐桌?是会发出“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的感慨,还是在思考把这些木材砍伐之后,可以把多少钱财收入囊中?

  地球是一个村落,人类是这个村子的村民,但绝不是它唯一的主人。每棵树都是一个生命,每根草都是我们的同伴,每朵花都是我们的朋友。没有生命是枯萎的,没有同伴是寂寞的,没有朋友是孤独的。所以,趁现在我们还没有碰触到大自然的底线,好好珍视它吧。让天重新变蓝,让水重新变清,让我们离底线越来越远!

  底线

  窗外的风吹佛着柳条,晚春的风的确很柔,就像洁的手掌一样,但此时的她不愿想起洁,那是她的痛,尽管时间已经让她的心结了疤,恍若隔世的感情……

  她们相识,也是在一个春天,刚到一个新的班级。由于个头差不多,她们成了同桌,十几岁的女孩就是急性子,不到一个月她们便成了一个人。

  洁是那种心眼较小的女孩子,因此和班里许多同学都合不来。而亚却好像全不在乎这些,一如既往地和她一起吃饭,一块回宿舍,形影不离。

  有一次发新书,亚把书递给洁,但洁正在和前排的同学说话,没接。亚没看到,书就掉在了刚拖完的地上,洁看着弄脏的书,用愤怒的眼光盯着亚。还没待亚张口道歉,洁做了一件让全班膛目的事——把亚所有的书全部推倒在了地上。亚惊呆了,全班沸腾,然而洁还是一言不发地瞪着亚,亚没有再解释,她觉得此时一切话都是多余的。

  但第二天,当洁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问亚题的时候,亚看着洁那张纯真的脸不忍拒绝。于是,没有道歉她们又和好如初。

  别人都说亚对洁的容忍没有限度,容忍她的坏脾气,容忍她的嚣张与娇气,甚至她最讨厌的迟到她也可以容忍。因为在亚的心里,洁脾气再坏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女孩。

  有一天从办公室门口经过,无意中听见洁在办公室说话,而且还提了自己的名字:“亚和磊的关系很好,应该……”“应该”两字被故意拉长后显得那么刺耳。老师生气地说:“这都高三了,还不抓紧时间学习……”后面的话亚没有听清,泪水充满了眼眶。洁这时从办公室出来了,亚看见了转身跑开,手里又攥紧了那封信,那封信是昨天洁让她给磊的。

  自习课上,洁主动给亚说话,亚不理。洁传了一张纸条给亚:“你以前能容忍我的一切,让我们忘了这件事,重新做好朋友好吗?”亚回了一张纸条:“以前我容忍你是因为你没有到达底线,而今天……我对朋友的容忍底线就是不管脾气好坏,一定要纯洁、真诚,而你,超过了我的底线……”

  当天亚改了自己的QQ签名:如果友情不能纯真地继续,就让它在灿烂中死去;宁愿辉煌地结束,也不愿狗尾续貂地继续。至少,结束之后还有纯真的回忆。

  底线

  冷冽是一条生活在热带雨林的蛇。它有火红的鳞片和金色的花纹,还拥有森林里别的蛇达不到的速度与技巧。当然了,还有那致命的毒液。

  理所当然的,冷冽成了整个蛇群里最出名的蛇,所有的蛇都对他毕恭毕敬。冷冽是很聪明的,它看得出蛇们对待自己的态度。它觉得自己是不同寻常的,比其他所有的蛇都高贵。这并不是仅因为它的外表,因为它俊美的颧骨和火红的芯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做蛇的底线——绝不自相残杀。

  在蛇的家族里,这可是足以向其他蛇类炫耀的资本。不论是那俊美的赤链游蛇,大名鼎鼎的王锦蛇,威风凛凛的眼镜王,还是狡猾透顶的尖吻蝮,在饥饿难忍的时候都会朝同类下手。而冷冽不会,冷冽并没有什么尊贵的血统,但他有它做蛇的底线。

  等着瞧吧,有的蛇说着风凉话,等雨林的旱季一来,就有你好受的了。但冷冽不这么想,它想,即便是死,也要高贵地死去。死了之后可以让那些科学考察队的科学家们拿去到展览馆里供人类参观——它曾经躲在草丛里听到两个科学考察队的科学家谈话,他们赞叹着:多么漂亮的花纹……那一刻,它扭动了一下身子,飞快地逃脱了。

  冷冽有时候会远远地观察那些人类,他们相爱相助,绝不会像蛇类一样相食。有些人被它的同类咬伤了,其他人便会围过去相救。看到这些之后,冷冽的心就会莫名地暖暖的。有时候它想,那些生物能够高高地站立,而自己的同类却只能匍匐爬行,难道原因就在这儿?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平静地过去了。每当冷冽看到那些饿得头昏眼花,拼命吃掉同类的蛇时,都会高傲地抬起头,不屑一顾地滑过。当然,冷冽永远不必担心会被吃掉,因为只要它健康地活着,敢攻击它的蛇,应该还没出世呢!

  然而没多久,森林的旱季到了。一条条小溪干枯了,四处游走的兔子、田鼠也不知躲哪里去了。在草丛中爬行的冷冽有点力不从心。也难怪,它都三天没捕到食物了,再这么下去,恐怕非得活活饿死。饥肠辘辘的冷冽不住地吐着鲜红的信子,希望能从干燥的空气中得到食物的味道。突然一阵腥味传了过来,冷冽赶忙打起精神。“嗖嗖”地窜向味道传来的地方。

  寻着味道,冷冽来到了一棵树下,它看到了一条跟它同样饥肠辘辘的蛇。是蛇!冷冽一下子怔住了。它明白,自己如果再不进食,便很可能会死去。但……自己是高贵的蛇啊!高贵的蛇怎么能吃同类?

  它注视着那条蛇,心里想,我们蛇类再不要相互吃下去了。如果这样相互吃下去,我们就永远只能匍匐在地爬行,永远不会像人类一样,高贵地站立在天地之间。但是面前的那条蛇吐着血红的芯子,正在一点点朝它靠近。冷冽感到自己冰凉的鼻尖已经触到了对方坚硬的牙齿,那一刻,它感到了一丝懊恼,又感到一丝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