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交友为题材的议论文

2022-06-03

  昨天,我和朋友聊了聊自己的性恪。当时我很烦闷,我想由于我过于自我的性子使一个朋友又疏远了我。我有点烦恼于我的性格过于突兀,脾气容易焦躁,说话也总有点趾高气昂的成分。可是,性格如此,我并压抑不了它。

  朋友他不愿理我的时候我想对他说:“谁还没点性子?朋友之间相处,对方使点小性怎么就不能容忍?更何况是男人对女人?”继而我还想再对他说:“你真的想让一个其实惦记你的人彻底死心吗?”但是,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又觉得,哀求于人得来的东西又有什么意思!自古道是知音难觅,来来往往,我总还是只剩下那唯一的知心朋友。

  我是个交朋友总要挑三拣四的人,总想交德才兼备的朋友,我不知道这一点是否需要改一改,但曾经因为学过孔子的交友论说:“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交友须从善。曾经,我还因为有孔圣人的这翻话而宽慰于自己那样择友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渐渐地又觉得,何必结识个朋友非得如此谨慎呢!

  不过,我身边是不停留异性朋友的,因为我总要按找男友的标准来定则他人是否可交,不满意者便不予理会。其实,这倒也怪不得我,因为他们本身的接近便有一点那样的想法。

  现在要是看看自己,与几年前也的确大有不同,比如,十七、八岁的时候。那时,自己完全是个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女孩,如果有男生想接近我,我并不懂得拒绝,那时只要见着长得俊俏的男生,总要使我心花怒放,而现在在我看来,外表的要求已是其次了,也更不会那样容易就动情了。

  我知道,我喜欢读书,因为看书能够使我明智一些,自己认为,我克服自身的愚钝,只有靠看书来解救,可是看书,又很容易使我更加的好高鹜远,进而又要加剧我嫌孬识好的性子,若要不看书,又要觉得自己很容易变得愚鲁,这样,到底是看好,还是不看的好?这世间的种种真是总要充满了矛盾。就是有个爱书的嗜好,也要陷入看还是不看的矛盾之中。

  有时我想,如果我从十七岁到现在就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去过别的城市,不与外界太多的人或物接触,或是不那样看书,那我就不会滋生了那么容易嬗变的性情,就只有本身那胆怯而容易自我封闭的性子存在身体里面了。那么现在我就可能已经按照章程结了婚,再安安静静地生养小孩。小说《红与黑》里的句子说: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受点教育,思想感情便难以自然发展,于是爱情便往往成为一种令人讨厌的负担。这就是过度文明所带来的不幸。虽然不敢大言自己接受过多少教育,但我却同样在承受着这样的一种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