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成空白

  女孩,我可否这样叫你,你单薄的身影,裂红的足迹,抹不去的,是我对你的怜惜。

  在那纷飞的雪夜,万家灯火通明,圣诞树上的彩球与丝蕾的点缀,装扮起了那浪漫唯美的圣诞夜。

  醇香的酒液,扑鼻的香气,可惟独不谐调的,却是薄衣赤足的你。

  那时的你,惹人怜惜。

  风雪吹乱了你的金发,原本应显得白皙的面颊,却与你身后的皑雪一样,苍白、凄凉。四周的人家,暖炉里、火正旺,可却温暖不了,你哀伤的心。

  我知道,你的梦很美,你的眼神,期盼依依,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在那个不引人注意的墙角边,你用你身上仅有的火柴,燃起了,自己的梦。

  梦里,有烤鸡,有真果,有鲜美欲滴的果汁饮品,火柴燃了,又灭;灭了,又被你点起,肃冷的寒冬里,只有你的梦,灼灼生辉。

  安徒生为白雪,为爱丽丝,为海的女儿,铸造了属于她们的梦,华丽而不失绮丽,可他却没有给予你。

  一缕光芒射向了你的面颊,朦胧里,你似乎看到了在天堂的外祖母,洋溢着和蔼的微笑,伴着羽翼纯白的天使,张开了双手——来接你。于是,你毫不犹豫,把手递给了她,离开了,这个黑暗的冬季。

  女孩,你是否知道,你离开的第二天,他们就注意到了你,注意到,那躺在积雪中,没有鞋袜的你,他们自责、伤心,说如果你碰到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剩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呵呵,可笑吧。他们或许不知道,他们与你,有多少次,擦肩而过,然后,回眸,却没有注意到虚弱的你,任你而去……

  或许,安徒生给予了你最美的梦,他让你,在梦中幸福,在梦中死去。他不希望看到你,回到现在的苦楚与无奈。他用他的笔,让你的梦,永远继续。永远也不会让你,再次面临,现实的酸心。

  薄衣赤足点烛柴,梦里花开成空白。女孩,我究竟应该怎么称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