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孤儿读后感

2019-10-21

  以下是网站小编为大家推荐的相关书籍的1000字读后感,希望大家喜欢!

  我读完《雾都孤儿》时曾一度对狄更斯洋洋洒洒四百页的篇幅充满怀疑与不认同。一个孤儿的故事,需要用那么多纸张来陈述吗?若刨去诸如“赚稿费”“唠叨”等一系列不怀好意的揣测,我唯一得出的答案便是:他想告诉我们更多。多到超越这部书本身的主旨。其中有些道理是他主观上准备告诉我们的。另一些则是他无意中透露给我们的。于是,我斗胆挑出他另一部名著《双城记》里的开篇首段中的几行文字作为小标题以方便我将脑海中杂乱的想法加以归类。

  最糟的时代

  19世纪30年代的伦敦城乌烟瘴气。我且不说书中描绘的赛克斯等人最后窝藏的据点有多肮脏,肮脏落后到你多想一秒都会对伦敦产生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我只说书中描绘的英国人对钱的迷恋,就已经足以证明那个“伦敦”是多么的不受人喜欢了。人们眼里只有钱,为了钱可以做一切。恶人首当其冲。盗窃,杀人,出卖,不过是生意。是的,费金,赛克斯都是这么觉得的。你可以偷手绢,可以偷银器,也可以如博尔特先生那样抢小孩子的零花钱。哦~这对于歹徒而言真是最好不过的生意了。

  不止是恶人贪恋财富,普通的平民也将钱看的很重。抓捕赛克斯的那段,当密密麻麻的人群去围捕赛克斯这样穷凶极恶的悍匪时,是布朗洛先生给出的高额赏金给了他们以勇气和鼓励。若是出自见义勇为,或者路见不平这样的口头鼓励,还会有那么多人如饿犬看见了鲜肉般的冲动吗?

  奥利佛的肉体便在这座城市里流浪。他被侮辱,被威胁,被欺压。厨师把他像小鸡一样压在身下,只因为他问了句“我能多喝一碗粥吗?”;教区干事时时刻刻地威吓他,只因为“他天生就是个坏料”;棺材铺的小伙计侮辱他,只因为他的母亲在他出生前便死去;费金,蒙克斯,赛克斯,更是出于各种目的一次次地利用他,伤害他,引诱他,以至于没有看过剧情介绍的读者们一次次地担心这孩子或许会死于第二百页,又或者会在第三百页最终和贼寇们同流合污。

  最好的时代

  幸运的是,狄更斯出于对孩童的怜悯,以及对人性的信任,在把可怜的奥利佛肉体放逐于肮脏角落的同时,却让其灵魂始终逗留在纯洁的天堂。布朗洛先生,罗斯本医生,罗斯以及南希(她天性善良,只是误入歧途)与他时刻为伴,教导他,保护他。

  他曾被诱惑,但从未甘于堕落。而歹徒居然不用烟头,不用鸦片,甚至不用殴打去威逼伤害他;他虽流浪,但却未落入人贩子之手。没有被拐卖,没有被买卖器官,也没有成为短命的童工。真可谓吉人自有天象。

  狄更斯除了赋予其庇护与幸运外,还在每次血腥或者可能导致奥利佛不安的场景出现时,适时地将大手遮住奥利佛的眼,捂住奥利佛的耳,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度过这些场景。保证其单纯的心灵绝不受一次扭曲。南希被杀害,他只是听别人说起。小伙伴迪克被虐待至死,他也只是事后才知道。还有他那同父异母的兄弟蒙克斯如何狡猾地盘算剥夺他的财产,奥利佛还是听布朗洛事后说起才得知。(文章中似乎没有具体提到,根据日常经验推测)。一切的战争都由大人引起,也由大人终结。奥利佛是个孩子,所以纯洁的眼睛里不容这些肮脏。从这个角度看,

  狄更斯的《雾都孤儿》与其说是现实主义,倒不如说是浪漫主义泛滥的童话故事。这虽然削弱了故事的冲击力,但毕竟是符合人们好人有好报的传统想法的。

  这是信仰的年代 也是怀疑的年代

  以下这段想法并非小说本身所要展现。但鉴于当时之英国与现在之中国如此相像,因此颇觉不吐不快。

  19世纪30年代的英国是信仰与怀疑对冲的年代。国家崛起,财富累积,社会转型,人心思变,这些因素影响着当时英国的国家形象及国民心态。然而,当这痛苦的瓶颈期最终度过后,一个称雄五大洲,独霸四大洋的超级大国最终形成。

  事实证明,任何一个强国需要强大,就必须先经历漫长的瓶颈期。你心平气和地面对这一时期,那么国家就能正常发育。成为英美法这般的强国;你心浮气躁地想要绕过这一时期,便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纳粹德国或者下一个法西斯日本。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目前遭遇的社会问题都有了其存在的必然性。而通过此书,更可以从他国历史中轻易地找到相似的社会矛盾,甚至让人感觉莫名的“亲切”。

  原来抱怨不是我们社会的专利!英国佬也曾是热衷抱怨的祥林嫂!但是,抱怨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和当时英国人不同的是,我们目前缺乏耐心,宽容、反省、以及一点点乐观浪漫精神。中国人网络上充斥的消极情绪就像当时伦敦城上空的阴霾挥之不去,又如欧洲曾经肆虐的黑死病,不断感染更多的人。这才是最可怕的:无作为的悲观与无来由的愤怒。

  事实上,我认为政府不应为以上的可怕情绪全部买单。他确实有需改进的地方。但你也需要承认,政府是在进步的,无论进步的速度如何。我更愿意从我们自己身上寻找病症。想想看我们的态度,几十年如一日,甚至几千年如一日的顽固:“世界上都是坏人,我们在被欺负。我不需努力,因为努力不会有结果,即使尝试下也没必要。我讨厌制度,讨厌政府,是他让我得上了懒惰的坏毛病。我宁愿沉迷于电脑,也不愿多看经典书籍或者多思考。思考是留给虚伪人的把戏,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把被子蒙上头,默数一二三,然后揭开被子,发现黄金万两已入我口袋。如果我醒来发觉家徒四壁未曾改变,好吧,那就是政府的错!”这种情绪的弥漫注定社会面临的瓶颈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长。

  我们已然成为了另一种孤儿。在资源与财富饱满(至少我们不用担心饿死,甚至可以偶尔浪费一把。)的世界里的孤儿。可悲的是,与奥利佛截然相反,我们的灵魂留在了这浮躁的尘世之中,却先把肉体送到了天堂。我想:如果我们能如狄更斯笔下的奥利佛那样对世界永远抱有一种宽容与憧憬,放下我们的浮躁与悲观,再多一点布朗洛,罗斯本先生的古道热肠与实干精神。那么我们的国家必将如19世纪70年代的英国,20世纪的美国那样成为世界上最灿烂绽放的花朵。

本文地址:
m.diyifanwen.com/zuowen/yingyongwen/dhg/2191614.html

1/5